「对了,不少头条号作者收入锐减的确是被调参数了,作者曝光权重和广告分成系数两个都被挤压,打压老的作者,扶持新人」,在和一位非常了解今日头条的深喉聊天的时候,他和我透露了这样的一个消息。事实上,在营收和流量增长的压力之下,头条对内容生产者的态度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数据大幅增长之后,流量迎来新的分配机制  在不久前QuestMobile公布的移动互联网春季报告中,2017年3月今日头条DAU为7478万,相比半年前的5000万,头条用户增长可以说非常惊人。  但不少头条号作者最近却都在问我一个问题:流量到哪里去了?他们普遍感觉到头条号无论是流量还是分成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尤其是分成这方面,原本10万阅读平均能有接近100元的分成,现在则下滑了一半。  不久前,一篇《做号者江湖》刷爆了朋友圈,而这也让隐藏在灰色角落里的「做号者」浮出了水面,他们为流量而生,时刻寻找平台机器推荐的各种漏洞,在简单的关键词拼凑之后,在几分钟内生产出一篇爆款文章,最后赚到大量广告分成。  而对头条来说,通关技术手段区分「优质内容生产者」和「做号者」并不困难。做号者追求流量、团队化运作、批量化制造符合大众喜好的内容,他们相对缺乏原创能力,内容生产方式更多是对头部作者的内容进行二次再加工,而这很容易让平台有迹可循。  这或许也是促使头条对算法进行调整的导火索所在。原本的内容分成机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台需要争取优质内容生产者,但现在大量的分成却被这些做号者通过技术手段和人海战略给赚走了。这并不是平台乐于见到的事情。对他们进行打压,则能够将流量分给那些优质内容生产者,可谓一举两得。  不过据我所知,这次流量下滑的并不是只有「做号者」,雷科技则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这是一家致力于报道数码科技资讯的垂直媒体,并长期位于腾讯、UC、网易等平台影响力前十,他们的创始人罗超表示,「雷科技在今日头条的收入和阅读数,这几个月一直在下滑,现在相比之前差不多下降了一半。」  一个最大的可能就是头条将流量导向了其他内容产品,头条内部的朋友私下和我确认了这个猜想,「现在头条数据非常好,整体流量每天都在增长,不过图文阅读数确实在下滑,这主要是因为流量分配的算法出现了调整。现在更多的流量被分配给了问答、微头条、短视频、火山直播这些新的产品上。」  站着生还是躺着死,流量无限的神话为何破灭了?  今日头条CEO张一鸣一直对外喜欢强调「使用时长」这个概念,仅次于微信,这是今日头条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在《从架构调整看微信指数,或许是马化腾真正焦虑的开始》一文中,我曾写下这样一段话:  天天快报和腾讯新闻虽对今日头条联合绞杀,但寄予厚望的算法产品天天快报在短时间内仍看不到超越的可能性。而更让腾讯焦虑的是今日头条凭借先有的流量和分发能力不断孵化出新的内容产品:头条视频、抖音、火山直播.......微视的失败则证明了腾讯的社交关系并非万能,而拥有天天快报和腾讯新闻的腾讯,本应该足以能和今日头条一样在孵化出一个短视频应用,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腾讯尚未能建立起类似头条的生态。  使用时长的居高不下,这是今日头条商业化过程中最吸引广告主的地方。某种程度上只要用户不断的推拉信息流,今日头条就能产生无限的流量,这些流量能被用来孵化旗下各类产品,也可以被源源不断的分配给广告主。  今日头条商业产品副总裁刘思齐在接受阑夕专访时表示,「今日头条的广告收入,在某种意义上是可控的,因为广告库存在理论上有着无穷的增量:如果十条资讯搭配一条广告达不到预期目标,那就灵活调整广告配比,就像搜索引擎那样控制自己的营收增长。解决了消化问题之后,唯一的问题,就是在交易的另一端,要有海量的广告主,来解决供应问题。」  从现在来看,头条的流量分配机制其实也并非万能。为了能够让用户更长时间的停留在平台上,今日头条选择基于移动资讯和内容分发进行横向扩张,并开始发力短视频、问答、社交化,在不久前更是上线了类似微博的产品「微头条」。  这些新产品的出现极大的丰富了今日头条原本单一的社交形态,但又从根本上改变了现有的流量分配机制,后者反过来会对原有图文内容的推荐产生极大影响。  罗超在一篇文章中感慨道,「大家几乎都在反映今日头条最近文章阅读量下滑,一个核心原因是今日头条2017年之后加快产品的扩张步伐。去年公测的问答现已全面铺开、微头条上线直起对标微博、对短视频的重视力度有增无减,最近直接取消了许多自媒体的短视频上传数量限制。当今日头条不断引入更多功能时,就无可避免地面临着用户注意力主动或被动地分散到新业务上的问题。直接的结果是,图文类传统内容的流量更少。间接结果是图文类传统内容的创作者的收入变少了。」  回顾今日头条为何能从门户新闻客户端大战中脱颖而出,其实说白了并不难,今日头条每天赚到的广告收入远远高于获取用户的成本,这使得今日头条每天新增的用户数量要高于流失,竞争对手想要赶超今日头条就意味着持续不断的烧钱投入,对新浪、搜狐、网易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划算的生意。  但在意识到内容成为新的流量入口之后,BAT三巨头纷纷选择加码内容分发市场,不同于三大门户,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和今日头条耗下去,这让今日头条依赖线下渠道的用户增长红利开始消失。  而这场不计成本的烧钱大战已经让今日头条感受到了压力,不久前的10亿美元融资其实就是今日头条加码的保障。但当今日头条将流量更多的分配给其他产品时,图文流量势必大幅下滑,在BAT向市场砸下真金白银时,内容生产者会逃离吗?这或许是当下今日头条一个无解的困局。  短视频和新生态,今日头条面对的两大挑战  最右联合创始人潘乱在最近撰写的《推荐算法的使命是模拟社交》一文中表示,  头条在把基于个性化推荐的内容消费做到极致后,也开始不断努力希望能够将基于关系的信息流融入到主产品里。比如直接照抄微博的微头条,作为建立关系链重要尝试的头条问答,还有最早的关注体系。  对于他的这篇文章,我是这样评价的,「时间会证明头条做社交可能会是个最大的错误,推荐在移动端打败搜索,靠的是基于兴趣和热点的个性化推荐,极大的提升了用户获取信息的效率。但从头条上线的各类社交产品看,很明显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努力,这主要是因为头条没有微博关注式的强关系链。」  但社交和推荐确实在慢慢走向趋同,微博和头条也越来越像。但微博和头条某种程度上却有一个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内容生产者的出发点。  微博和快手很大程度上是用户先贡献内容,等到内容达到一定量级后,很自然的就发展出了信息流广告这样一种商业模式,而头条从一开始就不具备这样的内容生产机制。头条的生态起源于抓取媒体的内容,在这基础上又诞生了「基于内容分成的头条号」。虽然同样都有大量的内容生产者,但头条上的内容生产者做内容就是为了赚钱。这也是为何我们在头条上总能看到标题党,而在微博上却很少看到的原因所在。  简而言之,头条是先让作者赚到了钱,然后才有了现在庞大的内容生态,这一定程度上也带歪了后来者,导致现在新的内容分发平台如果不为作者提供分成,就很难吸引他们生产内容。而快手和微博则恰恰相反,作者先贡献内容,然后再与平台一起赚钱,快手靠直播、微博靠网红,同样都是跑通了KOL生态。而头条则没有,所以只能分钱。  在《融资10亿美元,今日头条真正的焦虑在哪里?》一文中,我曾经发表过对头条未来的担忧,「头条会很缺钱,这来源于两部分,一是来源于自身战略,随着头条发力短视频、国际化以及各种投资,这些都需要不断投入。二是来源于巨头的压力,巨头给作者的补贴越来越多,大量优质内容作者面临流失的可能性,这迫使今日头条需要不断提高给内容创作者的分成。」  很显然,眼下头条所构建的内容生态并不算很健康,而内容创作者依靠流量分成变现,也不会是一件长久的事情。一个好的生态,一定是平台和作者都能赚到钱。而现在去年今日头条总收入才60亿元,光给作者就要分10多亿,这样的生意头条实在不愿意再继续做下去,调整早已在预料之中。  头条现在想要做的其实是两件事:「打赢短视频这场战役」和「建立新的内容生态」。  不久前搜狐和腾讯就头条上存在大量剪辑短视频侵权一纸诉状将其告上了法庭,但在纠缠于官司的同时,大量的头条号却收到了「视频无限发文」的权限,背后的目的不言而喻,头条想要在短视频上形成突破,还需要更多短视频,至于「侵权」与否,在头条没有打赢这场战争之前,其实并非首先需要考虑的事情。  而在建立新的内容生态上,头条的策略则是频繁调整内容分发机制:降低图文的广告分成系数以及把流量分给图文之外的问答、微头条,至于分配给新作者的逻辑也是一样(新入驻的作者没有原创标签,分成只有普通人的十分之一)。简而言之,新的机制之下主要会是给流量,逐步减少作者的分成,然后引导他们像微博那样,无偿给平台生产内容,然后一起寻找共赢的商业模式。  对今日头条来说,眼前的两大挑战决定着其能否在BAT的联合围剿下突围而出。成,则一飞冲天,成为独立于BAT之外的第四极;败,则要被迫站队,成为BAT生态的一部分。本文链接:

摘要: 对创业者,社会要宽容,但对创业者自身来说,则要时刻警醒。  钛媒体注:朱波,深圳创新谷孵化器及天使资金创始人,也是两年来颇受媒体瞩目的神奇百货的天使投资人。作为95后创业的代表之一,王凯歆从露出媒体到离奇收场,颇为神秘与典型。就在上个月,在“侵吞公款”的质疑声中,这个95后创业的神奇百货轰然倒下。  作为天使投资人,朱波经历了神奇百货从无到有从兴起到衰落,王凯歆从默默无闻到一夜爆红再到疾速陨落的全过程。近日,创业邦杂志邀请了朱波先生亲述其与90后创业者王凯歆及神奇百货所经历的全过程,反思教训,以期对90后创业者及专注90后创业者的投资人有所启发。  初识  2014年9月,王凯歆就通过微信联系到了我,但当时没有特别在意。11月,在西安的一个项目路演中,我第一次见到王凯歆,惊讶于一个高一的小女生,对商业竟然有这么独到的见解,这么敏感。后来得知,她自高中起就做了买手,月收入2~3万。这个成绩对于高中生而言,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她说,她想成为中国最出色的商人。但我跟她母亲约定,一定要让凯歆把高中会考考完,这样就能高中毕业了。相比创业,学习对她来说更为重要。  但2015年1月,她突然跑到深圳来,只是过来聊了聊,她仍然答应会回去考试。另外让我比较吃惊的是,她的书包里除了课本外还放着《创新者的思考》、《零售的哲学》《叠加体验》等书籍。这些书可能一些大人都看不懂。  2月底的某一天,她突然跟我说,要放弃考试,就只想创业、创业、创业,对学业没任何激情。当时我很纠结,毕竟有约在先,但她确实很有商业头脑,很有天赋。考虑再三,我决定先给她30万启动资金,提供免费的场地和资金等,让她在创新谷孵化器先把产品的原型、思路做出来。这个时候呢,她特别乖。  一个有feel的神奇百货  做产品的过程中,她确实也犯了很多错误,光CTO就开掉了两个,不到一两个月就换人,她的思路跟技术人员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她不懂,我就帮她一直面试找人,尽管有人员走动,但总体还算可控,处于健康发展的状态。团队初期还不到10个人,慢慢的产品做出来了。  她对爆款的感觉、产品的设计感都相当不错,包括取名神奇百货,我觉得产品的调性也非常棒,很有feel,试运行效果也不错。这时候30万已经快用完了,我就按照1000万的估值,又追加了200万,让她继续做产品。开始运营后,她的团队人员变多了,大概20多人,但她很省,找了各种兼职人员,我们创新谷的咖啡厅里差不多都是她的人。  4月份的某一天,我发现她情绪非常不好。在我看来,对一个小女孩来说,创业有两大风险,一是感情,女孩子可以为了感情放弃一切;另一个是在发展过程中遇到挫折就放弃。感情的事情让我很吃惊。  创业是要全身心投入的。我跟她说,如果不从原来住的地方搬出来,全心全意投入到产品中,后续不会再继续投资了。她很听话,第二天就搬出来了,在创新谷附近租了房子。我担心她的安全,特意让创新谷的女孩们跟她一起住。  之后,她全身心投入到产品上,效果非常好。基本上实现了用户数据的自然增长,用户获取成本非常低。用户数也从每天的两三单到十几单、到100单、到500单,甚至最高的时候每天达到1000单。没有外部的任何支持,完全是APP内的自增长。  转折  投资人都知道A轮融资对应的是5千到1万的日销售量,一个月的流水至少几百万,而神奇百货的数字显然没有到达A轮。七八月的时候,我们打算按照6000万的估值,追加300万,让她继续去打磨这个产品,争取日均超过5000单,她同意了。  但在我们正在做法律文件的时候,8月份她到上海参加了一个活动,讲90后的消费理念。讲完以后,很多投资者都非常感兴趣,发现这个17岁的小女孩对90后的消费观念展示地非常清楚,讲得也很棒,于是大家就开始追捧她。  在那个时间当口,想做中学生的市场,不了解中学生根本没办法做,她是合适的人选,同时又有这个激情,还有做买手的经验,大家很认可她。但在这中间碰上某FA机构,他们给她灌输了一种思想,“要尽快离开创新谷,他们在想尽办法控制你,得赶紧走。”  这倒好,她被别人一忽悠,少女的逆反心理作祟了,她觉得创新谷给她估值6000万太低了。后来她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那家FA到处去融资,签了合同。  我当时很吃惊,就开始质问她,从这个时候开始,她对我的反感心理与日俱增。在我看来,神奇百货这个项目还没到我放手的时候,等300万进去之后,每天做到5000单,团队构建稳定、商业模式更完善,再去融A轮会更靠谱。那时候我就不会再管了,我根本想不到她会这么早去面对媒体。  变化  之后她招了一个做公关的女孩,叫张嫣,做了很多媒体公关的内容,比如联系《独角兽》上了电视。要是知道她想上电视,我一定会制止,毕竟太早了。上了《独角兽》之后,一下子就爆了,好多公司都要投她。  从我的角度看,这轮融资一定要有优秀的机构进来,我就跟她分析,并最终选择了真格基金和经纬创投。凯歆觉得我在控制她,她没有选择权,可不管怎么说,她当时还在创新谷,在我们眼皮底下,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以去协调。  2016年1月,她突然说要搬走。我不想让她走,想让她省点钱做项目,毕竟租办公室要花很多钱。但她不听,一心要搬出去。搬走之后,A轮融资完成了。  2月,她们一大帮人去了日本。回来后,凯歆就把原先20人的团队扩建到80多人,还要招最牛逼的人才做事。我劝她要让现在的团队保证短小、精干继续往前冲,不要扩展。我见过太多拿到钱就开始扩展,最后死掉的公司。但她坚决不听,说要在3个月之内打造一个牛逼的团队。到了3月,我发微信她都不回了。  后来我就反思,对90后而言,投后管理其实很重要,他们虽有一腔热血,但缺乏经验。如果在制度管理上、财务上都规范化,在战略发展中做要求,就算差也不会差到哪里。王凯歆这个事情也是这样,如果当时有明确的制度,就算她不听我的话,也得按制度来进行。  第一次风暴  4月初,我跟王凯歆说,你可以去试错,如果发现估值有问题,一定要立刻踩刹车。所以5月GQ的报道出来后、6月裁员的事情发生后,我还是很支持她的。GQ发现的问题对她而言是个打击,也是个教训。  有些人要把钱烧到最后一刻才反思,而她是发现她控制不了这个团队时便开始紧急裁员,这点还是很不错的,但在裁员的方法上,确实粗暴,有问题。如果她再成熟一些,不是像小孩子这样任性耍脾气,事情会好很多。裁员是因为资金消耗严重,原本计划那笔钱能烧到2017年5月,但后来发现她一个月要烧100多万,根本没办法支撑下去。  裁员的方式有问题,导致微博上骂声一片,我担心小丫头有个三长两短。不管这个事情正确与否,就是成年人也不一定扛得住这样的压力,更何况,脱掉创始人这层外衣,她还是个17岁的孩子。  但看她的朋友圈,你会发现她的思维以及思索都非常深刻,感悟层次很丰富,但她没有经验——像裁员,她出国逃避,也是因为害怕。尽管最后都是按照国家规定补偿了员工,但由于自己走后才安排裁员,事情就闹得很不愉快。  像余佳文“一亿风波”事件一样,最后我出来挡子弹了。她也一样,给她解压最重要,尽管事情做的不对,但至少她知道有个人挺她。GQ风波后她很感谢我。我觉得对于年轻的创业者,社会还是要宽容一些,多给她们一些试错的机会,不是一棒子打死。  再说,当时她的公司还是有救的,后来我们在创新谷聊了3个多小时,给她剖析接下来该怎么做,让她回归初心,踏踏实实做下去就好,至少账上的钱还是够的。7月,团队还有10个人,就当回到了最开始,重新来过。  其实她这个案子是有可能翻盘,或者做得更好的。至少当时市场没变、用户需求没变、大方向也没变,但后来她改变了方向,要去做供应链,走另外一条路,等于把神奇百货亲手终结了。在那之后,我对这个项目也就放弃了。  第二次风暴  关于凯歆是否骄奢,是否侵吞公司钱款,这需要财务内审之后才能确定。这其中,我也有错误,我的问题是没有提前派财务去管。  我个人认为她不会侵吞公款,不会有道德瑕疵。但现在账目是混乱的,还没有最终的结果。虽然侵吞公款对我们损失的是钱,可对创业者而言损失的是时间和名誉,我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对于凯歆这个事情,我也是放下了,该来的总归会来。整体上希望这件事的结果是好的,但目前不会再跟她合作,未来看情况。这次的事情对她的伤害也不小,在这么小的年纪里,经历了急速的上升和下跌,她也需要很多时间去重建。  反思  对创业者我是有情怀的,尤其是那种缺乏资源有梦想的,特别想去帮他们一把。也许是被情怀所累,才会去投一些风险比较大的公司。对整个机构来讲,我们的回报还是很好的,所有项目中90后的投资项目占20%,大部分还是投70、80后。  在这20%的90后项目中,大部分还是发展得很好的,92年出生的钱勇创办的次元仓刚完成A+轮融资、92年出生的王锐旭创办的兼职猫去年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总理座谈会,93年出生的温城辉创办的礼物说业务也在精进。即使之前引发巨大风波的余佳文,他的超级课程表也仍然是这个领域中的佼佼者,今年已经开始盈利了。  这个时代呼吁年轻人勇敢地跳出来参与到创业大潮中去,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他创业的路上让他走得更稳些。如果完全靠年纪大的人来创业,我们新生代的创业就没有了。  但有些时候,很多创业者会把偶然的事情或者运气当作一种必然,不把投资人的钱当回事,最后误入歧途。像王凯歆她当时的思路,可能比较清晰,否则不会有这么多大佬愿意投,但问题是她前半段跑得好,后半段彻底迷失了自己。对创业者,社会要宽容,但对创业者自身来说,则要时刻警醒。创业就像马拉松,你前半段跑得快,后半段误入歧途,依旧抵达不了终点。(本文精选自《创业邦》)本文链接:

[摘要]O2O是个万亿市场,无疑代表着未来。不过,当前O2O被过度夸张,行业内也有很多同质化竞争。  货运O2O、美甲O2O、上门洗车O2O、社区O2O……今年以来,各种门类的O2O不断获得资本追捧,尤其是美团、大众点评、滴滴快的等相继获巨额融资,竞争状态也异常惨烈。  O2O行业如此激烈的烧钱大战背后,也引发行业人士的警觉。在日前举行的互联网大会上,众美窝窝联席董事长徐茂栋表示,可以预见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会迎来O2O创业公司的倒闭潮。  而在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e袋洗CEO陆文勇、呱呱洗车董事长郄建军等多位创业者都向腾讯科技表达了目前市场局面复杂化、挑战接踵而至的看法。  O2O行业持续烧钱大战导致的结果是,各家企业不得不持续寻求融资,美团在年初获7亿美元融资后还在寻求新的融资,滴滴快的最近融资20亿美元,Uber中国也寻求10亿美元的B轮融资。  这样的玩法让百度等大企业也坐不住了。最近百度宣布3年投200亿扶持糯米,发展O2O业务,有消息称,百度还在考虑拆分百度外卖单独融资,此外,百度文学、百度音乐、百度影业等也也可能被拆分寻求独立发展。  业内近期有传闻称,百度文学正在进行的融资规模达到10-15亿元,而百度糯米可能会分拆寻求新三板上市。  相对于腾讯和阿里巴巴,百度在O2O领域的外部投资更薄弱,业务分拆独立融资也是百度应对目前局面的有效方式。不过,对于这些传闻,百度官方一直保持沉默。  今年,一些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免费早餐,还有卖生鲜的企业只要注册就送桃,打车相比出租车便宜太多,以至于有人打趣说,“最近大城市生活水平上升很多,因为全世界的VC投几百亿美元,基本都补贴给北上广人民。”  O2O行业发展的这一系列变化让360董事长周鸿祎(微博)很感叹,称当初做杀毒软件免费觉得挺“革命”,如今世界却已变天。互联网生意已变了一种玩法,都不是免费,而是在倒贴。  一向以彪悍著称的周鸿祎说,“有的企业1个月就补贴2亿,真是后生可畏。”  徐茂栋在互联网大会演讲期间指出,大量的初创O2O的公司将会倒掉,很多的O2O公司没有办法走出同质化竞争的平台,今天O2O的私募市场有非常严重的泡沫,市场不可能为泡沫买单。  在O2O行业大量融资的背后,已经有一批O2O企业倒下。  2015年初,拒宅网、找好玩儿、徒步狗旅行、果冻旅行等旅游O2O扎堆死亡。呵护网、36号教室、助考帮等教育O2O先后关闭,房屋网、程途网、亿言堂等房产O2O落寞而去。  就在最近,正当上门洗车业务成为流行之际,上门洗车服务品牌“车8”通过微信服务号发出通告,停止上门洗车业务。曾以“一元洗车”风暴搅动厦门的“智富惠”早已关门停业。  过去的O2O就是把线上的用户带到线下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大量的用户无论是从WiFi,还是4G还是3G已是时刻在线,O2O线上线下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  O2O是个万亿市场,无疑代表着未来。不过,当前O2O被过度夸张,徐茂栋说,“O2O成了万能的,O2O成为传统产业的神器,背后其实是严重的同质化的竞争”。  O2O背后其实有很多坑。以洗衣行业O2O为例,e袋洗CEO陆文勇日前表示,这个行业其实有很多的坑,最初以为只是找一堆洗衣店合作,签下来再去找物流,业务就能完成。  现实却远超出陆文勇的想象,即现有的洗衣服务市场极其混乱,很多人没有习惯做用户意识,觉得按照原来的模式执行就已很好。e袋洗要将洗衣行业以往惯性往回拉就很困难。  另一个挑战是物流,当初e袋洗要建立一个500米的物流做站点,但做完站点后发现和顺丰、京东就一样,e袋洗在公司规模、人员待遇等方面就根本无法与顺丰、京东对抗。  e袋洗后来慢慢领悟到,洗衣本身就应该在洗衣店来完成,而不必跑到很远的洗衣工厂去洗衣,这些业务背后的数据分析、店铺管理,必须耗费e袋洗大量的资金和精力投入去做。  陆文勇说:“e袋洗才干到这一点,全国各地都在学习这个模式,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好玩。”  网上曾有关于外卖O2O“呆鹅早餐”的故事,一开始,呆鹅的餐食生产、线上设计、线下推广都很不错,但随着“粉丝”越来越多,呆鹅创始人蓝耀栋觉得不对劲——配送成本太高。  当需要配送办公楼越来越多,区域越来越大,物流人力成本就会陡增。如果在办公楼一层自建或外包自提柜为配送减压,也需巨大资金投入,被物流吞噬掉利润的呆鹅最终选择关闭。  上门洗车服务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必须线上和线下要配合好。而对呱呱洗车来说,随着日订单达到上万单,其雇佣的员工也在增加,很快能达上千人,如何管理是很大问题。  郄建军说,呱呱洗车的管理者很大一部分来自传统行业,很多人管理过上千的工人,一上来管工人是轻车熟路,通过互联网工具,工人在什么地方、状态、轨迹也都规划得非常清楚。  “传统行业管1000工人可能要100人,现在的管理只需要几十人,互联网对管理传统行业的人有非常大的帮助,互联网的工具加上管工人的经理,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需求。”  不过,相比e袋洗、“呆鹅早餐”,呱呱洗车更遭遇烦恼,那就是“车8”、“一元洗车”试图以“高频、低门槛”洗车服务作为流量入口,带动平台后期其它服务销售,都是折戟沉沙。  这些创业企业的失败进一步引发对上门洗车行业O2O行业的质疑,汽车O2O行业人士关翀就对腾讯科技表示,如果上门代驾取车还略微现实,上门洗车保养就根本是伪命题。  这让呱呱洗车董事长郄建军不得不站出来反驳。郄建军对腾讯科技表示,一些企业倒闭最关键原因是跟不上或做法太激进,导致资金量断裂,而不是上门洗车这种服务没需求。  相比传统的互联网,O2O行业最大的好处是,对流量的需要依赖降低,其主要是要依靠线下,能够形成很好的商业闭环,也因此更可能在BAT、小米、京东之外杀出一匹黑马来。  如郄建军所说,上门洗车业务绕不开工人,也绕不开三轮车,互联网企业即便再多的钱,若这个领域被呱呱洗车成为行业第一,也不怕别人竞争,不像线上流量一掐死就可解决战斗。  当然,O2O企业也面临很大挑战,即太烧钱。郄建军对腾讯科技坦言,即便拿到58同城的投资,但呱呱洗车暂时也没那么安全,必须加班加点的往前跑,持续融资以巩固扩大优势。  呱呱洗车们是在与时间赛跑,跑不赢的下场,可能就是被更有实力的对手给“烧死”。跑赢了,就是赢得一个辉煌的未来。但巨头不会轻易给呱呱洗车,甚至美团、饿了么机会。  比如,日前传闻的百度可能拆分百度文学、百度音乐、百度影业等业务,有说法是百度文学在进行新的融资,融资规模达到10-15亿元,又传闻百度糯米可能会分拆,争取新三板上市。  百度这一做法的好处主要有3点:1,防止投的很多钱打水漂,分散风险,还获得更多弹药;2,让业务独立发展,刺激团队积极性;3,有国内资本运作机会,给子业务更好发展机会。  百度对外界传闻保持沉默。多位投资行业人士却看好,其原因是,当前万众创业时代,与其让百度员工离职创业,还不如就在百度内部创业,百度激活内部活力,享受更长远成长。  这一做法类似乐视做法。乐视CEO贾跃亭最近几年连续布局超级电视、超级手机、超级汽车、乐视体育等众多版图,但很少全部用自有资金运作,而是积极吸纳人才,引入外部投资。  如超级手机最近获5亿美元融资,乐视体育获8亿元融资。贾跃亭也形成一个多版图的控股帝国。类似做法可能会在大公司中形成潮流,这些大公司项目融资后又直接与创业公司PK。  呱呱洗车这类O2O创业公司如何应对巨头挑战?潮WiFi创始人卜凯军(微博)建议是,争取活下去。  卜凯军对腾讯科技表示,很多O2O的需求是伪需求。懒人经济一定是强需求,闲人经济是伪需求,原来空余营业场所利用O2O技术把闲时时间商业价值发挥出来的有生存空间,利用O2O扩大销售半径、营业半径的有强需求。除此之外很多类似上门O2O的服务都有问题。  如e代驾是很细需求,是车后市的需求,但恰恰是通过驾后饮酒这样一个小的强需求慢慢切入车后整个服务市场,拉动基础用户、忠诚用户,慢慢有延展可能性,还获得58同城融资。  “而有些需求就是伪需求,如有人在做上门的擦鞋服务,这就是伪需求,不是说没有需求,但频次太低,会有问题,一定要把握一个高频次,高需求。”  卜凯军的建议是,O2O企业得做出自己的特色,要很专注,做出壁垒来再往外围拓展,可能才是不怕巨头,如同城跟携程艺龙“打架”,但同城就是从简单的门票做起,非常专注。  当然,专注也不一定都是对的,专注也可能成先烈。如易到用车在专车领域做得很早,也很专注,但随着滴滴快的合并,Uber在华快速发展,却被冲击得很惨,这是否是专注的错?  卜凯军一时回答不上来腾讯科技这一问题,但他坦言,中国创业者面临的环境复杂,想异军突起,想做独角兽的公司不容易。“我们要关注、支持那些希望杀出创业重围的创业公司。”本文链接:

昨日摩拜方才宣布进入第五座城市成都,今日ofo就正式宣布,也将进入四座城市。或许是巧合,ofo进入的北上广深,正是摩拜原先耕耘的前四座。  白刃战的号角吹响了。如同当年的专车之战,共享单车的弄潮儿们可能已没有人能再安然进入温柔乡。  最残酷的时刻即将开始。  作为ofo的创始人,戴威很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一点。在ofo这场对他们来说规模浩大的发布会外,大量的小黄车夺目异常,似乎想借此麻痹来客的视觉。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办法将摩拜的小橙车“斩尽杀绝”——-ofo的大logo下,零星散布的几点橙色,似乎是ofo与摩拜“纠结缠绵”缘分的写照。  不过,随着战局的铺开,这种“缘分”,谁也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  “Uber与Uber”的战斗  这场新战役出现了太多专车大战参与者的身影。  先是前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出任摩拜单车CEO,而后滴滴在今年9月宣布数千万美元投资ofo。就在人们猜测这是新一场“滴滴Uber”还魂之战时,ofo宣布前Uber中国北区西区总经理张严琪加盟,出任ofo单车COO。与王晓峰加盟摩拜一样,张严琪也带来了大量原Uber中国团队成员。  公开资料显示,张严琪任职Uber期间,负责Uber中国30个城市的业务。2014年,张严琪成为Uber中国的前五位员工之一;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带领成都和北京团队先后做到了Uber全球业务量第一,成为Uber全球最年轻的区域总经理(RGM)。  在去年年底王晓峰离职同时,Uber曾对中国区做过一个大调整,Uber中国被整体划分为三个区:华南区、华中区、北西区。彼时,还是成都总经理的张严琪由于成绩出色被任命为北西区总经理,成为Uber中国三名最具权势的RGM之一。  在Uber中国与滴滴合并后,张严琪与华南区总经理罗岗一道进入滴滴,负责其二手车业务。此后,张严琪的动向便从媒体视野中消失。  知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此次张严琪的加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的运作。由于在此前融资中,滴滴与ofo已经深度绑定,滴滴对于共享单车胜局的渴望也日益强烈。而作为前Uber中国的明星人物,年仅三十岁的张严琪一直被认为是一记杀手锏,此后在滴滴负责二手车也被业界人士认为是一个短暂过渡。没想到的是,张严琪的新战场却已不在滴滴,而是在风口上的共享单车之中。  除此之外,张严琪不仅自己就职,还招揽了为数不少Uber中国的旧部。据腾讯科技了解,这些新入职ofo的员工,有的已经短暂入职了滴滴,有的在合并案中就已经选择了离职,但通过前上司、前同事的联系,最终又选择了跟随张严琪入职ofo。  据悉,这些前Uber中国员工重点就职的职位在广州深圳这类新开辟的城市市场。事实上,一直在校园耕耘的ofo在城市的准备并不充分,尤其在城市资源的摸排和调度上,比起对手摩拜存在一定劣势。随着熟悉地方市场的Uber员工加盟,ofo有望在这方面有所补缺。  而这些Uber中国的前员工们,无疑将会在战场上与另一批Uber中国的前员工展开一场胜负难料的厮杀。  “共享”单车的新开始?  在人员异动的同时,ofo也开启了面向社会市场的“社会大共享”计划。  据悉,“城市大共享”计划将面向自行车品牌与厂商开展合作,同时接入并共享市民闲置的自行车,实现“连接自行车,而不生产自行车”。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告诉腾讯科技,ofo一直希望将大城市中的单车存量解放出来,这是ofo从成立之初到现在一直坚持做的一点。  发布会上,ofo还与700bike公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共享单车领域展开合作,以丰富其“平台”属性。  而在此之前,ofo虽然被外界称为“共享单车”,但用户、厂商共享出来的单车占比较小,ofo自己采购的单车占据平台主流,这更像是一个“租赁经济”而非“共享经济”。  通过“城市大共享”计划,ofo解放的不仅仅是用户端的存量,而是希望带动单车产业链一起向前走。这与追求标准化的摩拜单车存在很大不同,二者也各有利弊,难言优劣。  此外,在一步步走向城市单车共享平台的路上,ofo似乎还有一些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  在此次正式进入城市之前,ofo只是在19个省市22座城市的200多所高校运营,对于走出校门一直慎之又慎。在获得滴滴投资后,ofo的对外口径才变为正在考虑。上月,ofo开始试点校外市场,但试点范围十分有限,仅在北京的上地和西二旗地铁站、上海五角场这三个区域。  由于ofo没有GPS,这让城市运营变得稍显麻烦。张巳丁彼时告诉腾讯科技,ofo的方法是平均一个师傅负责350辆车,大区域再按照片区细分,从而尽可能将车细化到人身上。  不过,这种做法对于人力物力的调度会是一个十分大的挑战。  最为重要的是,ofo的逻辑并非如摩拜一样定位于自己做车,而是在于连接车的平台。调度能力本是平台方理应具备的过硬素质。对于ofo而言,在短期内,其调度能力能否跟上扩张速度仍是一个不小的变数。本文链接:

“我有多想回家,恨你就有多深”,归乡心切但又抢不到票的网友把情绪一股脑的倾泻全国铁路售票网站12306上。   12月21号起,网上开始销售2015年除夕火车票。随即,作为唯一网络渠道,12306网站迎来抢票最高峰。但遗憾的是和去年一样,这个斥资3亿开发的网站还是没有抗住压力,页面刷新缓慢、连续查询时出现“刷新失败”,甚至还会在关键时刻突然取消用户的登录。   事实上,2012年12月,全国铁路系统订票网站12306就曾因为故障两次发公告暂停网上售票,彼时,“机房空调系统故障”的托词一度沦为笑谈。如果说当时因为网站刚刚建立,尚缺乏运营经验导致问题频出还情有可原,那么,两年时间已经过去,一些最基本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只能说明网站管理者的无能和失职。   “整整运营了3年,网站体验还那么差”,抛去界面紧凑毫无美感可言不说,更集中的声讨是针对12306网页版的诸多功能上的毛病。至今在这个网站上仍只能选择优先席别,而不能选择座位号。换而言之,目前网络购票时座位、铺位都是随机的。   另一方面,网友最不能忍受的还有维护问题,也就是每天23:00-07:00,12306总是以系统维护更新为名停止售票。“全世界范围内这样的网站都是罕见的”,一位在互联网领域从业多年的权威人士对此表示惊讶。在他看来,浏览量比12306的高,业务比12306复杂的网站其实不在少数,但是后者却能24小时不间断使用,所谓的“维护系统”基本在用户使用的同时就能完成。   更有意思的是,不把精力放在如何提高用户体验上,12月18号,12306网站突然更改了验证码样式,与诸多抢票软件上演了一场攻防战。其本意原是为了防止黄牛“囤票”,但据有关人士保守估计,受影响的普通购票者不下百万人次。对此微博网友调侃,“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12306网站消灭黄牛的决心令人钦佩”。另外,有相关技术人士指出,从技术上讲,防止黄牛抢票的方法远不止“提升验证码难度”这一种,但12306却恰恰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足可见其业余程度。   事实上,纵观12306网站多年以来的所做所为,类似的低级错误层出不穷不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做为一个服务全民的功能性网站,其在网站基础建设上的推进上可以用“蜗速”形容。服务水平长期停滞,更使得用户对12306形成强烈的负面印象。究其原因,绝度的市场垄断导致它缺乏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另外,至上而下的管理模式也使得12306无法适应网络时代各种游戏规则。可以说,12306就像闭门造车的倔老头,“任性”得根本听不进用户的反馈声。   当然,它有资本也有条件继续任性下去,得过且过对12306来说不失为一种合理的存在方式。不过,小看用户,必将付出代价。12306是时候向互联网公司们看齐了,而应该怎么做,不妨多听听用户的意见。本文链接:

分类:职场

时间:2016-02-13 13: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