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经营负责人已被控制 涉案公职人员被组织审查或停职  调查组前期调查表明,该托养中心托养条件不符合民政部相关规定,运营中存在涉嫌挪用特定款物、骗取国家补贴,公职人员违规参与经营牟利等问题。托养中心经营负责人及工作人员已被刑拘,涉案公职人员被组织审查或停职。(央视记者魏星)责任编辑:

两个月前,工人日报重庆记者站接到一封署名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举报信。信中称,2016年10月22日,上汽集团安吉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某浩应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依红公司)之邀,参加该公司举行的新车型(轿运车)上市仪式,并参加了该公司在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温德姆酒店(五星)举行的晚宴活动,喝酒甚多。后又参加众泰汽车的应酬活动。终因喝酒太多,回温德姆酒店后于第二天凌晨不幸死亡,年仅四十余岁。事后,该事件被快速秘密处理,没有一个公开的说法。  该举报信还称,在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今天,却发生这样的大吃大喝而且喝死人的大事,希望上汽集团和上依红公司能给社会公众一个合理合法的解释,也希望媒体能介入调查,督促相关部门对相关负责人予以严处。  “听说去年,这个酒店有个上汽的高管喝酒出事了,闹的还挺大,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记者以涉事的温德姆酒店客人的名义询问工作人员。“没有吧,这事我没听说过啊!”该工作人员否认了此事。  为核实情况,记者又打通了上依红岩公司的相关办公室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称,“这件事早就已经解决了,你们怎么又拿出来说。”随后,便挂了电话,记者又多次拨打,均未被接听。  此后,连续数日,《工人日报》记者相继拨打了上汽集团总部、安吉物流、众泰汽车以及上依红公司等多个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由于不能确认举报信的真实程度,以及未能全面核实信中内容,关于此事的首次调查,就此搁浅。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记者几乎都快忘了举报信一事。3月底,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在网上看到了两条关于举报信中提及的安吉物流副总姚某浩猝死的信息,时间为2016年11月17和18日。但除此之外,便无更多有效信息。  根据数年的媒体从业经验、相关负责人模糊的说辞以及拒接电话的态度,记者判断该举报信中的描述或许不是空穴来风,于是记者再次进行了调查采访。  4月5日,清明节假期刚过,《工人日报》记者又拨打了上汽集团的电话,这一次电话接通了,但当记者刚说完,“上汽集团旗下安吉物流是不是有一个姚姓副总”时,电话就被挂断了,之后任凭记者如何拨打,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随后,记者通过多种途径获得了上依红公司党群工作部负责人的办公室电话。交谈期间,该负责人说:“这个事情要去问其它部门,我们是党群工作部门。”  记者问道,“现在‘八项规定‘出台后,如果真是因为喝酒出了问题,党群工作部门是不是也应该介入调查?” “这个没证实(正式)的一些说法。”该负责人回答道。“这个事情还确实有?”记者立马追问道。“这个不晓得,你去问那个匿名举报的人是什么意思。”该负责人回答记者的问题后,让记者找办公室的人了解情况。  5日中午,记者又与上依红公司的总经理楼建平取得联系。“我是去年12月份才在这边,主持工作时间也不久,也不是特别清楚。这个事情上汽、安吉物流都处理的非常好。”楼建平称,姚某浩是他一个朋友,他身体有一些问题,在重庆出差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  “当天姚总喝的非常少,前后出去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如果喝多了时间肯定非常长。”楼建平多次提到,这件事上汽处理的非常好,家属也很满意,至于更多的情况他也不了解。  为还原事实真相,《工人日报》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调查。一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这位楼总以前是上依红公司的副总,此前上依红公司的老总是杨汉琳,现在已被调回上汽集团总部。“杨总的调离就发生在姚总来重庆之后。”该知情人说  7日,记者联系上了姚某浩赴重庆期间(2016年10月)时任上依红公司总经理的杨汉琳。“姚总不是因为喝酒发生的事故,他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发生的事故。”杨汉琳说。  “我怎么听酒店的工作人员说,姚总当天喝了不少酒,第二天发现时已经死亡了?”记者问到。 “你们要走正规程序,姚总是因为身体原因发生的事故,这有医院出具的证明,你们不能只问酒店工作人员。”杨汉琳说。  “是哪家医院出具的证明?是重庆这边,还是上海那边的医院?如果是身体原因,我怎么听说里面还有巨额的赔偿?”记者追问道。“具体的你们要问安吉物流,我不是很了解。”杨汉琳回答道。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姚某浩赴渝后的猝死,还隐藏诸多疑点。比如:根据调查,可以确信的是姚某浩赴重庆后,上依红公司接待标准为五星,也发生了酒后猝死的事件,那么当日,姚某浩究竟喝了多少酒?按楼建平、杨汉琳的说法姚某浩本身身体不好,那么既然身体存在重大问题,为何还要远赴重庆?医院出具的证明是否存在?事发之时为何秘密处理,事后隐瞒不报?喝酒是否是诱导姚某浩猝死的主要原因?“上汽集团处理的非常好,家属很满意”这一说法是何依据?是如何处理的……  层层迷雾何时才能云开雾散  来源:工人日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6名参选人资格审查全通过 国民党主席选举6强争霸  中新网4月21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国民党主席选举监察委员会今天开会审查洪秀柱、吴敦义、郝龙斌、詹启贤、潘维刚、韩国瑜等6名参选人资格,6人全数通过,成为正式候选人。  国民党随后于中央党部举行号次抽签,党主席洪秀柱阵营派发言人李昶志代表抽签,前台湾地区副领导人吴敦义阵营由夫人蔡令怡出马,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则推派发言人徐巧芯与金大钧,前国民党副主席詹启贤阵营则由总干事林政纬代表,前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韩国瑜委由特别助理张席维,前国民党籍“立委”潘维刚由总干事高扬升和执行长李裕海代表抽签。  国民党将于5月20日选出新任党主席。责任编辑:

原标题:新京报快评丨沙特国王访华,你以为看点只有“金飞机”“金舷梯”?    3月15日,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简称萨勒曼)一行,浩浩荡荡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的正式访问。  中国只是这位两年前刚继位、却已高龄81岁的国王亚洲行中的一站。老国王带着多达1500人的庞大随行团队。有媒体报道称,“包括10名部长、800名正式代表和25位或更多的王子,以及许多随从仆役,光厨师就有150多位”,以及装满数十架飞机的、小至餐勺大至坐车的私人行李,可谓前呼后拥,仪态赫赫。  “帅”虽可能已是过去式,“高富”却是如假包换的现在进行时。当然,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任谁都能在电视上一眼看到的“金飞机”和两台“金舷梯”了。    然而对“金飞机”、“金舷梯”之类过于大惊小怪,其实并没有太多必要。  首先,“高富”花的好歹是自己的钱;其次,这些看上去炫目的做派对沙特王室而言,并不新鲜。如此规格的出访阵势,也不过是其“惯例”。  “自带豪车”、“自带直升机”甚至自备舷梯,在国际上也并非无例可循。美国总统出访都会自带坐车和直升机,甚至访问近在咫尺的加拿大也不例外;当年尼克松访华而1959年赫鲁晓夫乘图-114专机访美,结果因美国舷梯太短“下不来台”的尴尬,在国际间也并不是什么“冷僻典故”。  沙特有钱,乐意给如此高规格的出访团营造一个舒适、熟悉的“小气候”,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把“金飞机”当看点并非不可以。但如果不是有重大责任、必须国王亲自出马,原本也无需这么劳师动众。而这个重大责任,才是更值得关注的看点。  沙特国王此行,什么是“重大责任”?  众所周知,沙特是靠“黑金”——石油发家的。身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的它,也是欧佩克的“盟主”和全球油价的“舵手”。最高直扑150美元/桶的“油价起飞”,前两年从100美元/桶以上“俯冲向下”,以及去年底、今年初的“限产保价”,背后的主操盘手都是沙特。  “涨”是为了多赚,“跌”是为了打压美国源起、方兴未艾的页岩油产业,“稳”则正如传统相声《卖布头》里那声“掌柜的、别让了,再让就赔了”,是为自己的“砸盘”止损。  但今非昔比,最新数据表明,沙特的“组合拳”不再那么灵光:尽管1月1日生效的“欧佩克冻产方案”大体得到遵守,但油价仍然不那么稳。3月14日,纽交所4月原油期价已跌至47.72美元/桶,全球石油需求依旧低迷,而令沙特人芒刺在背的美国页岩油产业,也并未受到重创。    在这种情形下,沙特不得不加速推行去年4月26日上线的“愿景2030”经济改革计划,包括向外国买家兜售沙特国营阿美石油公司股份、向国际社会和潜在买家证明“沙特是理想的投资环境”,以吸引针对各产业领域的外资。  其目的,一是减轻本国财政包袱,二是为实现“愿景2030”中,将财政收入里非石油部分提高到1万亿美元规模,从而实现沙特由石油依赖型经济向“私有经济为主的混合经济”过渡。一言以蔽之,国王陛下不辞辛苦万里奔波,其实是来“推销”的。  此外,尽管规模、地点未定,但沙特王室早已表示,阿美的IPO将在“沙特和某个外国地点同时举行”。最迟在2018年,规模可能超过1000亿美元(占股比不超过5%,如果确定将是全球最大规模IPO)。除了阿美,沙特还打算在交通、城建等项目上招募外资。  鉴于以往沙特的投资环境并非那么令人羡慕,加上项目“体量”太大,国王的“推销”使命,其实还是很艰巨的。正因如此,国王此次亚洲行才会绵亘1个月,跑遍中、日和东南亚各“金主”,多达10名以上的部长和数以百计各界“大腕”随行。  也只有这样,既做足诚意姿态,又可“现场办公”提高效率。  随着美国石油自给率的提升和页岩油产业的兴旺,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对沙特的重要性日渐提升。“阿美”和其他“吸金项目”也渴望吸引中国公、私投资,这才是此次“金飞机”降临中国的最大目的和看点。  文/陶短房责任编辑:

原标题: 媒体透视《人民的名义》:副国级贪官和丁副市长的原型是他们  热播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成为这个小长假以来网友点赞的“良心剧”。  该剧从国家某部委项目处一位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开始,一步步牵出错综复杂的官场内幕,最高官员涉及到副国级。  那么剧中人物的原型到底是哪些呢?    故事要从老戏骨侯勇饰演的“小官巨贪”赵德汉开始。  在剧中,这位国家部委项目处处长赵德汉吃着炸酱面,每月给母亲300元生活费,过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虽然只是个处长,他手中掌有全国矿产资源的审批权,副省级干部来见还要排队等候。  面对最高检查处时,侯勇一个抬头、一根手指、把一个贪官表现的淋漓尽致。  查案人员搜出的2.3亿现金,从银行运来十二台点钞机,竟然烧坏了六台。  这一幕不由让人想起了那个著名的亿元司长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  检察机关曾从魏鹏远家中搜出2亿余元人民币。曾有媒体报道,5台点钞机连续14小时清点,1台被烧坏。  剧中的“两面人”赵德汉骑着电动车去自己的“别墅”,生怕被人发现。  魏鹏远也有一辆自行车,但他都是把自行车折叠在奥迪车里。把奥迪车停好后,再骑自行车上班。    除了赵德汉,剧中另一个引人关注的人物就属丁副市长了。  在汉东检察院上门抓捕时,这位混迹酒场的副市长竟然通过“特殊渠道”收到消息,金蝉脱壳,连夜飞往美国了。  到了美国后,丁副市长面临的下场是“扫地、打杂”。  尽管他懂外语,可由于怕被抓整天不敢出门,加上被人持枪威胁,只能打打“临时工”。  他住在小旅馆里,整天不敢出门。  晚上也是夜不能寐,过的日子,那叫一个惨!  据媒体揭秘,这位丁副市长的原型,就是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  2014年12月22日,潜逃美国两年半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副厅级干部王国强,从美国回国自首。成为近十年来,第一个从美国回国自首的腐败犯罪嫌疑人。  王国强曾自述在美国的生活:  这两年零八个月期间(逃亡期间),浪迹天涯、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苟延残喘、过街老鼠等等,这些词我都是用身心来感受了。  我又怕中国发现我,又怕美国抓获我。就连乘坐交通工具也只能乘坐不使用护照的“灰狗”巴士。至于我们当时的心境,那简直都没法形容。  在美国我只能住那个“窨”(inn),就是小旅舍。我专挑三十块钱、二十块钱的住。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果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  后来分别在南加州(靠近墨西哥湾)租住过三次合租屋。合租屋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房客人高马大,声大如钟,少有修养,看到我爱人时就目露淫光,实在是让人惊恐。  在美国外逃的两年里,王国强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和固定的收入,主要依靠出境携带的部分现金生活。  我不敢去看病,护照不敢用。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我们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个惨呀。潜逃美国期间,我的血压一直降不下来,最高的时候达到200。2012年8月,正值网上热议我逃跑事件的时候,有一天我心脏病就发作了。  躲藏于十平米的小旅馆和合租房、靠面包果腹,整天担心被抓,有女儿不能见面。  这位辽宁凤城原书记的境遇和丁副市长实在是有点像呢。    剧中除了上述两位人物,副国级人物赵立春同样引人关注。赵立春既是副国级人物又是前省委书记。  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用父亲的名义,黑白通吃,呼风唤雨。将姐妹花高小琴和高小凤培养成敛财聚利、腐蚀干部的工具,姐姐高小琴成为祁同伟的情人;妹妹高小凤成为高玉良的地下妻子。  赵瑞龙用美色控制了大权在握的高官。  从目前最高检公布的十八大以来落马副国级以上官员名单来看,满足从省委书记任上升任副国级的是“苏荣”。  但剧中的副国级人物形象或是揉捏了多位贪官的综合形象。  比如作为“贪腐父子兵”的赵立春,现实中案例也很多:除了苏荣父子,还有周氏父子,以及江苏的赵少麟赵晋父子等等。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07-04 13: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