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标价下的医药回扣几时休  “因收受医疗器械经销商的回扣,医院的好几个科主任都被查了,可医疗费咋还是那么高呢?”在河南省永城市人民医院就诊的患者李某眼里,医院的科主任被查了,应该就没人敢收回扣了,医疗价格就会降下来了,但收费还与以前一样。  癌症患者张某与李某的感觉相似,他在医院就诊时,虽看到收费项目是公开的,但并不清楚为何要收这么多,医疗成本是如何构成的?  河南省卫计委一位工作人员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医疗成本主要由医院管理成本、人力成本和医药器械价格等构成。医院管理成本与人力成本相对固定,降低医疗费用的主要途径则是降低医药器械价格,其价格由研发、生产、流通三部分构成,最能降下来的是流通这一部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永城市人民医院因受贿被查的几名科主任,收受的提成好处费均来自患者所使用的医药器械上。医生收受的提成好处费是否真的会转嫁患者身上?记者展开了调查。    永城市人民检察院多份起诉书显示,永城市人民医院骨三科主任苏某、骨科主任杜某、创伤科主任梁某等,均因收受医疗器械经销商的提成,被检察机关以受贿罪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3年间,苏某利用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河南省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某所送医疗器械提成好处费24.2万元,为王某在永城市人民医院销售医疗器械方面提供便利,苏某个人分得提成好处费3.4万元,其将剩下的20.8万元分给骨三科其他8名医生。  2010年至2013年间,杜某多次非法收受医疗器械提成好处费21万元,本人分得提成好处费2.4万元,其余的18.6万元分给骨科9名医生。  2012年至2013年间,梁某多次非法收受医疗器械提成好处费12万元,本人分得2.87万元,其余的9.13万元分给创伤科全体医生。  “收受提成好处费为潜规则,用哪家的医药器械都可以,谁给的好处多自然就用谁的。”一位涉案人员说。  对于医疗器械经销商来说,似乎也有难言之隐。  “向医院供应的产品虽然都是通过招标程序的中标产品,但也要给回扣。”王某归案后称,他到永城市人民医院推销产品,有医生提出要回扣,商量后确定按中标价的10%给好处费,数额是依据手术中使用的医疗器械的数量统计的。  “如果不给好处费,害怕他们会以各种理由向医院反映自己的医用耗材不好用、不顺手,或者建议医院更换医用耗材厂家和销售公司。”王某说。  王某就这样定期把提成好处费交给苏某等科主任,科主任再给医生进行分配。    永城市人民医院骨三科主任苏某等人辩称,永城市人民医院所用的医用器材都是通过招标采购,他们只有对医用耗材的使用权而没有采购的决定权,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所得的好处费被用于了科室开支,没有归个人所有。  “好处费被用于科室开支仅是借口,因为正常开支由医院负责,是要纳入医院管理成本。”办案人员认为,这笔钱虽然是从医疗器械经销商那里获得,但还是会转嫁到患者身上,造成医疗价格虚高。  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指出,苏某等人非法收受医疗器械经销商的提成好处费,为其在医疗器械销售、使用方面提供便利,其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如果其他经销商给医生提成好处费,我们不给,你认为会使用我们的产品吗?”针对记者的提问,经销商林某反问道。  “不管给不给医生提成好处费,我们经销商都不会做赔本买卖,医院也不会赔钱给患者治疗。这部分开支自然而然地会纳入医疗成本,最终会有患者承担。”林某说。  林某还透露,在医药器械采购招投标中,按相关程序中标后,只要不超过中标价格,医院购买价位不等的医药器械产品都是正常的。他举例说,如果某产品以12元的价格中标,经销商可以卖9元,也可12元,医院按哪个价位采购,最后都会摊到医疗成本里。  林某表示,他们更愿意与当地实力最强的医院合作,这类医院的患者多,使用的医药器械产品数量大,即使价位低点,也不会影响公司的整体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永城市是下辖29个乡镇的县级市,总人口157万人,市人民医院则是豫东地区综合实力较强的国家级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同时也是市首批医疗保险、新农合定点医院和市人民医疗保健、急救和司法鉴定中心。按照林某的说法,该医院是经销商愿意合作的类型。    “与民营医院相比,患者更信任公办医院,医疗价格高一点也能接受。主要是公办医院资金实力雄厚,设备先进,技术水平先进。一些公办医院频频耗费巨资采购进口医疗设备,也是实力的象征。”一位在某民营医院担任法律顾问不愿具名的律师说,民营医院往往通过降低收费价格、提高医疗服务来吸引患者。  “同样的设备、同样的药品、同样的价格,民营医院收费肯定要低,因为少了采购上的相关环节。”该律师举例说,民营医院采购医药器械产品,往往要货比三家,选择质优价廉的产品,毕竟所有的花销都要进入医疗成本,如果收费比公办医院还高,自然就失去了患者。  永城市人民医院官方网站显示,现有百万元以上医疗设备22台,万元以上医疗设备600余台(件)。现有百万元以上医疗设备22台,万元以上医疗设备600余台(件),拥有顽固性心衰、全胃切除术、再生障碍性白血治疗、断肢再植术等技术项目近200项。  “但就是收费高!”患者张某说,他患上头疼发烧之类的小病,是不会到永城市人民医院就诊的,一般会选择小医院。  如何打消患者对公办医院“看病贵”的顾虑呢?该律师认为,一提起“看病贵”,就会让人想起医药器械经销商的回扣,所以,“打击回扣”似乎成为政府主管部门解决“看病贵”的途径,并且推出“降药价→政府采购→招标制度改革”的模式,相关部门还专门对商业贿赂行为和涉医疗领域的腐败进行了专项治理。  永城市人民医院受贿窝案也显示,上述措施并没有使“看病贵”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医生仍然在中标价下拿提成好处费。  “解决‘看病贵’问题,首先要大大降低大型医疗设备采购费用。价格贵的上千万元,便宜的也在百十万左右,一些患者反映,进了医院的门,有病没病都要检查一遍,项目多达十几个。其实,这是为了提高设备使用率,也是为了早日收回采购成本。”某医院负责人坦言。  “‘看病贵’形成的原因较为复杂,与医疗收费整个过程不公开、不透明有关,既容易引起患者的合理怀疑,还容易引发医疗腐败现象。”河南程功律师事务所主任吴天阔认为,政府主管部门要通过强化监管机制建设,对医药器械的生产、流通、使用进行全流程改革,打破招标机构的权力垄断和医院的终端垄断,最大限度地挤压医疗收费中的虚高水分,确保患者的医疗负担只降不增。  来源:法制日报责任编辑:

针对广大网友因为视频产生的对昆明空气质量的质疑,小布表示,这个锅我们不背!昆明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截至5月8日,今年昆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100%。不过昆明的空气倒极有可能“新鲜而香甜”,如果大家行走在昆明的大街小巷,就能感受到昆明“四季鲜花开不败”的自然芬芳!  来源:昆明发布责任编辑:

原标题:6月1日起上海存量房网签将增身份信息核验环节  上海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发布公告,近期发现少数违规房地产经纪机构利用存量房合同网上操作系统擅自虚签交易合同,损害房地产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为进一步规范上海市存量房地产经纪和交易行为,保障房屋交易安全,维护房地产市场秩序,自2017年6月1日起,存量房合同网签备案时,网上操作系统将增加身份信息核验环节,如出售方与房地产权利人身份信息不一致,合同暂不能继续签订,需由经纪机构与房屋出售方共同至房屋所在地的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身份信息核验手续。(央视记者王殿甲)责任编辑:

原标题:国内首例马拉松“替跑者”猝死索赔案开庭审理  新华社厦门6月7日电(记者刘旸 颜之宏)2016年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中发生“替跑者”猝死事件,死者家属将赛事运营方和转让号码布者告上法庭,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7日公开开庭审理这一国内首例马拉松“替跑者”猝死索赔案件。  据介绍,“替跑者”吴某某通过其同事、即法院追加参与诉讼的第三人尤某某,从尤某某的朋友、即本案被告李某某处受让参赛号码布。此前,赛事运营方与吴某某家属就其意外死亡事件的善后处理达成协议,约定赛事运营方自愿支付死者家属10万元人道主义费用,该款项已实际履行。  庭审过程中,关于被告赛事运营方以及转让号码布者李某某对替跑猝死者吴某某是否构成侵权成为各方争议焦点。具体包括:赛事运营方是否已善尽活动组织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其在比赛包发放、运动员检录以及比赛过程中的监管是否存在过失,以及相应的过错与吴某某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李某某转让比赛号码布是好意施惠行为还是侵权行为,该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相应行为与吴某某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等等。  原告表示本案诉讼为侵权之诉,请求判决赛事运营方和李某某连带赔偿吴某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23万余元。  原告认为,吴某某作为男性当天使用从李某某处转让的女性参赛号码布进入赛道参加比赛并跑完全场,赛事运营方没有对吴某某进行劝告阻拦,没有终止其冒名顶替参赛的资格,直到其在比赛终点处倒地,不治身亡。赛事运营方没有尽到基本的监管义务。赛事运营方在参赛包发放、比赛检录等方面存在疏失,应当对吴某某死亡结果承担法律责任。李某某使用自己的身份信息报名参加比赛,但在赛前违规转让该参赛资格,违背了比赛名额不得私自转让的基本规程,亦应对受让人的死亡结果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被告赛事运营方认为,其对吴某某不负有侵权损害赔偿责任,赛事检录行为与运动员在比赛中的猝死没有法律上的直接因果关系,吴某某在比赛中没有受到外力施害,其猝死系偶然发生的、不可预见的损害。赛事运营方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并履行了相应的社会责任,而违规转让号码布行为侵害了赛事的利益。  被告李某某认为,其与尤某某系情谊关系,与吴某某素未谋面,将自己参赛名额转让给尤某某是好意施惠行为,不属于侵权行为,不具有故意和重大过失,不存在过错,且与吴某某猝死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不应承担相应的分担损失或补偿的责任。赛事运营方未尽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  第三人尤某某认为,其与吴某某是同事,且同为马拉松运动爱好者,能体会吴某某渴望参赛的心情,主观上出于同事之谊、朋友间的帮忙,没有转让号码布获利的动机和行为。赛事运营方对比赛现场疏于监管,或有默许行为,管理存在重大疏忽,应承担责任。  由于本案系国内首例马拉松“替跑者”猝死索赔案件,本案裁判将为此类事件的责任认定提供可参考的裁判标准,以进一步明确马拉松等体育赛事各方主体义务和责任,规范各方行为,减少乃至杜绝事故的发生,将对我国体育赛事组织产生深远影响。因此,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适用由三位法官加四位人民陪审员的“大合议庭模式”进行审理。责任编辑:

原标题:最高检:去年检方批捕涉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180人  中新社北京5月31日电 (记者 张子扬)中国最高检未成年人检查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史卫忠31日在北京说,去年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涉嫌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988人,经审查批准逮捕1180人。  史卫忠当日是在最高检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透露这组数字的。  在谈及未检部门去年在预防减少校园欺凌和暴力方面的工作情况时,史卫忠称,2016年,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涉嫌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988人,经审查批准逮捕1180人;受理移送审查起诉3911人,经审查起诉2449人。同时,严厉打击校外成年人参与实施校园暴力犯罪,共批准逮捕有关成年犯罪嫌疑人403人(其中追捕18人),起诉678人(其中追诉漏犯25人,追捕漏罪14起),监督公安机关立案8件18人。  史卫忠还表示,2016年,检察机关与有关部门合作共对被害学生进行司法救助148人、法律援助562人、心理疏导512人、身体康复338人。对同学之间因琐事引发的轻微犯罪案件,检察机关积极引导犯罪嫌疑人真心悔过,向被害人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共促成当事人达成刑事和解544件,保障了被害人权益,使涉案学生尽快恢复正常的学习和生活状态。  对于如何教育、感化和挽救涉罪学生,史卫忠指出,对于涉嫌轻微校园暴力犯罪的学生依法不批准逮捕798人,不起诉688人。对校园暴力犯罪嫌疑人开展社会调查2733人、提供法律援助2514人,落实合适成年人到场2157人、附条件不起诉580人,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封存犯罪记录,提高了帮教效果。  史卫忠说,各地检察机关对于办案中发现的校园安全管理问题,及时提出检察建议,督促有关方面堵漏建制、积极整改,推动完善校园安全管理机制,清除校园欺凌和暴力滋生环境。同时,会同有关部门共同对校园周边网吧、酒吧、KTV等场所容留未成年人消费的现象进行整治,积极参与“扫黄打非”、净化网络秩序等综合治理工作,清除危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有害信息,有效净化了校园环境。(完)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11-07 06: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