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江西回应“填湖造田”争议:为灭血吸虫 收益归集体  本报记者 蔡颖辉  近日,记者接到上饶市余干县康山乡村民反映,县里以防治血吸虫的名义在紧邻鄱阳湖堤坝的内湖填湖造田,工程实施后万亩湖面将消失,越冬候鸟栖息将受影响。更为关键的是,原来湖面收益属于周围几个村的村民集体所有,如果填湖造田后,村民担心土地收益到底归谁?  4月20日,记者驱车前往康山乡,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康山大堤保护区内的大明湖。“你看,这就是新建的堤坝,把大明湖分开了,这边面积较小的是要抽干水后填湖造田,防治血吸虫为什么要填湖造田呢?”村民袁先生告诉记者,往年这里经常有越冬候鸟栖息,特别是去年,小天鹅和白鹤在内湖栖息的非常多,如果填湖造田,他担心候鸟的栖息受到影响。“这个内湖的水面是我们几个村集体所有,村民每年都有收益,如果填湖造田后,土地收益归谁所有呢?”  对此,康山乡乡长向记者表示:“填湖造田是因为血吸虫防治部门认为要消灭内湖钉螺难度较大,药物灭螺不仅效果不理想,还会给周围环境带来严重污染,只有通过围湖造田,反复耕种,彻底改变钉螺滋生环境,才能从源头上消除血吸虫病危害。”  余干县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余干县康山圩区内灭螺防疫综合治理工程位于江西省余干县康山乡康山大堤保护区内湖水面。工程区地处湖边,水草丛生,水位常涨常落,有适宜钉螺生存的环境。  据余干县血防部门调查,内湖边缘钉螺分布点多面广,湖沼、江滩很多,有螺面积很广。尤其是江滩型和沼湖型的有螺面积增加,由于耕作区与疫区相连,人群的生产活动频繁,感染血吸虫的概率高,致使部分乡村疫情有所上升,感染人数增多,发病率增加,因患血吸虫病致贫的贫困户增加,血吸虫病的防控形势相对比较严重。 疫区农民常年受血吸虫病感染威胁,生病后医疗费用和生产损失很大,因病返贫现象时有发生,对家庭和社会危害极大。  余干县是全国164个实施工程灭螺的血吸虫病流行县之一,康山乡临湖村是血吸虫病重疫区的重流行村之一。 “该项目工程重点是灭螺防疫综合治理,对有螺土地采取综合治理,不改变原水面的使用权。”该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是保障群众的身体健康,让贫困户尽快脱贫的扶贫工程。 余干县康山圩区内灭螺防疫综合治理工程是由余干县人民政府实施的水利血防项目,该项目建设目的是灭螺防疫,采取新建围堤、分洪口门、排涝站闸工程措施达到治理有螺土地。项目已经获得长江水利委员会与省水利厅的评估与批复,程序合法,不存在违法行为。“群众认为我们是围湖造田,但实际上围湖造田并反复耕种是灭钉螺的手段,我们的目的是消灭钉螺,防治血吸虫。耕种的田地产生的收益在偿还该工程的贷款后,所得收益全部归相关村集体所有,土地流转收益比湖面出租收益要多很多,所以村民不用担心权属变化,更不用担心收益受到影响。”  来源:江西日报责任编辑: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煜)作为湖南大学标志性雕塑之一的“朱张会讲”雕塑,近日遭到涂鸦成为“大花脸”。今天(4月5日)下午,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回应此事称,涂鸦系学校周边小学生所为,塑像上的涂鸦目前正在清洗中。  昨天上午,有湖南大学学生发布消息称,坐落于湖南大学德智学生公寓时钟广场的“朱张会讲”塑像,遭到涂鸦,眉毛和嘴唇都被涂红,额头还有汉字。湖南大学前身为岳麓书院,而“朱张会讲”这一塑像,正是为纪念宋代大儒朱熹和张栻,在岳麓书院开坛授课的场景,系湖南大学校内标志性塑像之一。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多名湖南大学在校学生,通过网络表达对“涂鸦”行径的愤慨。  今天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获悉,经初步调查,“涂鸦”系居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学生4月3日使用红色指甲油所为。目前学校正在对其进行清洗。责任编辑:

中新网3月17日电 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网站17日发布关于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意见。意见提出,非该市户籍居民家庭在申请购买首套住房时,须提供近2年内连续缴纳12个月及以上个人所得税纳税证明或社会保险缴纳证明,限购1套住房;对在市区范围内已有1套及以上住房非该市户籍居民家庭,暂不得在该市购房。  意见全文如下:  为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按照“坚持住房的居住属性”和“房地产市场分类调控”的总体要求,确保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提出如下意见:  一、调整居民购房政策  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在申请购买首套住房时,须提供近2年内连续缴纳12个月及以上个人所得税纳税证明或社会保险缴纳证明,限购1套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房);对在市区范围内已拥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暂不得在本市购买住房,购房时间以交易合同网签备案时间为准,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不得通过补缴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购买住房。  二、调整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  提高住房公积金贷款首付比例,缴存职工家庭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购买首套普通住房的,最低首付款比例调整至30%;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购买第二套住房的,最低首付款比例调整至60%;对购买第三套及以上住房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不予办理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暂停发放住房公积金异地贷款。  三、调整住房商业性贷款政策  对于首次购买普通住房的居民家庭,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首付款比例不低于30%;对已拥有1套住房且无购房贷款或贷款已结清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为改善居住条件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购买普通住房,首付款比例不低于40%;对拥有1套住房且相应购房贷款未结清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为改善居住条件再次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购买普通住房,首付款比例不低于50%。对购买第3套及以上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暂停办理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  本意见自2017年3月18日起实施,适用范围为长安区、新华区、裕华区、桥西区和高新区。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  2017年3月17日责任编辑:

编者按 [昨日(4月24日)晚间,证监会公布了对前深交所工作人员、发审委兼职委员冯小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详细披露了冯小树通过控制岳母、妻妹等人账户,违法买卖股票获利的情况。 此前,已有媒体对其违法买卖进行了调查,但这一次证监会公布了更多细节。那么,冯小树在不同的个股违法买卖中到底赚了多少钱?证监会是如何通过蛛丝马迹获取冯小树违法行为证据的?]  每经记者 查道坤 吴凡 每经编辑 宋思艰    4月2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前深交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知法犯法,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利益。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2.48亿元,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终身市场禁入。    昨日(4月24日)晚间,证监会公布了对冯小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明确表示,冯小树案件涉及鱼跃医疗(002223。 SZ)、三川智慧(300066.SZ)和宝莱特(300246.SZ)三家上市公司,其中最早突击入股的是在2008年4月上市的鱼跃医疗。    对于上述事项,鱼跃医疗董秘陈坚在此前的4月23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冯小树是公司在上市之后才认识的,而至于深圳市世方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世方联)背后的股东,即媒体报道所称的冯小树的岳母彭萍嫦,“我们更是从来都没见过面,且根本不知道背后的代持”,后来有调查才知道。        时间追溯至2007年3月,彼时鱼跃医疗实控人吴光明为了进行股权结构调整,与其子吴群以3500万元出资设立了鱼跃科技拟间接控股鱼跃医疗,其中2000万元源于借款。    此后,为了偿还借款,引进投资人,吴光明将持有的公司部分股权转让,其中3.89%的股权被吴光明以6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深圳世方联公司。根据鱼跃医疗2008年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7年5月15日,鱼跃医疗启动改制,以截至2007年3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11207.43万元为基数,按1:0.68704比例折为7700万股,整体变更为江苏鱼跃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看招股说明书后注意到,改制后鱼跃医疗的发起人包括:鱼跃科技、吴光明、吴群、深圳世方联、束美珍以及宋久光。其中,鱼跃科技为吴光明、吴群父子出资成立的公司、束美珍为彼时公司的副总经理、宋久光为彼时公司海外事业部销售总监,而深圳世方联作为唯一的一家外部股东,持股数量299.53万股,占总股本的3.89%。    据证监会《行政处罚书》称,2006年10月期间,平安证券分管投行部的副总经理薛某年等人赴鱼跃医疗会见鱼跃医疗董事长吴某明,全面推进鱼跃医疗改制工作,并派项目组进驻鱼跃医疗现场。2006年底,平安证券项目组提出股改方案。    2006年12月25日,深圳世方联于深圳成立,公司股东为彭某嫦、刘某、朱某年、胡某娟,持股比例分别为30%、30%、30%、10%。彭某嫦担任深圳世方联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职务,为冯小树岳母。    对于上述情况,陈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在2006年也找过外部投资者,但是愿意投资鱼跃的外部投资者很少,“没有人愿意投资做听诊器、轮椅的公司,而深圳世方联是当时唯一愿意投资的公司”。    2008年4月18日,鱼跃医疗上市,其中公司首次公开发行2600万股股票,发行价为9.48元/股。发行后,深圳世方联的持股比例缩水至2.91%,不过,按照首日收盘价14.30元/股计算,该笔股权账面市值已经高达4283.279万元。      鱼跃医疗上市后业绩一路攀升,2009年、2010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1.61亿元。    由于业绩蒸蒸日上,鱼跃医疗也在此期间实施了“高送转”。具体而言,2009年4月,鱼跃医疗实施了10转4送1派3元的分红方案;2010年5月,又实施了10转6派1元的分红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6月,鱼跃医疗通过定增募资,深圳世方联的股权被稀释到了2.81%。不过,在2011年4月18日首发上市股份解禁时,经过上述两次高送转后,深圳世方联持股增至718.87万股,账面市值更是高达29293.95万元。    颇有意思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Wind查询发现,鱼跃医疗2012年年报显示,深圳世方联位列公司第四大股东,持有股份1495.25万股,而2013年的年报却显示,公司的第四大股东变为石河子融科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河子融科华),而后者2013年减持了603238股股份,持股比例降低为2.7%。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资料了解到,深圳世方联于2012年7月将公司迁往新疆石河子,公司名称变更为石河子世联投资有限公司,并在2013年6月将公司名称变更为石河子融科华投资有限公司。    年报显示,2014年石河子融科华已经成为鱼跃医疗的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而在2015年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已经看不到石河子融科华的影子了。    2013年10月14日至2015年3月6日期间,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减持所持全部鱼跃医疗,卖出清算金额共计4.4亿元,这还不包括在此期间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相比于最初投资额600万元增值率超过72倍。    深圳世方联卖出鱼跃医疗所得与所获分红款项,在扣缴个人所得税5269.23万元,并通过彭某嫦账户缴纳个人所得税3473.38万元后,剩余资金共计3.58亿元,全部向4名股东进行了分配。其中,向彭某嫦分配1.079亿元。       证监会公布冯小树处罚决定书 三大细节引关注   每经记者 宋思艰 每经编辑 宋思艰 昨日(4月24日)晚间,证监会公布了对冯小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决定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决定书》坐实了此前各方的诸多猜测,但同时也透露出了各方此前没有挖掘出的一些细节。        《决定书》在描述冯小树违法买卖细节时提到,冯小树与其配偶何某玉的账户登录地址,多次在东莞、港澳地区以及美国出现。而与此同时,何某梅(冯小树妻妹)、岳某嫦(冯小树岳母)账户也被冯小树夫妇实际控制,同样多次在东莞、港澳地区以及美国出现。       《决定书》称,彭某嫦已于2015年8月离世,但彭某嫦招商证券账户在2015年11月仍有交易记录,且交易地址显示为美国,与何某玉、冯小树证券账户的交易地址相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市场一般都认为,冯小树是利用岳母、妻妹账户进行违法买卖,但《决定书》明确表示:冯小树配偶何某玉深度参与了深圳世方联的运营活动,并列举了两大证据:    第一,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的开立代理人为何某玉;证券账户开立早期,资金存取均为何某玉以支票存取方式亲自办理;该证券账户对应的三方存管银行账户代理人为何某玉。    第二,深圳世方联更名为融科华投资后,融科华投资向新疆工商部门提交的《全体合伙人和执行合伙企业事务的合伙人名录》中,彭某嫦登记的联系电话为何某玉的手机号码;在融科华投资向新疆股权投资企业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提供的财务资料中,何某玉在深圳世方联财务年报的“财务负责人”及“经办人”处签字。    据此,证监会认定,何某玉深度参与了深圳世方联运营工作,并且参与了深圳世方联转变企业性质、转移注册地址的相关工作,而相关工作的目的即为减少减持鱼跃医疗带来的税收负担。      每经记者 于垚峰 实习记者 吴治邦 每经编辑 宋思艰    昨日(4月24日)晚间,根据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冯小树案件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其中一家上市公司为三川智慧(300066,SZ)。在这家公司身上,冯小树同样做到了小投入、大收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三川股份招股说明书发现,在股东名单中出现了“何玉梅”的身影。  据证监会所述,2007年12月18日,三川股份的原股东三川集团、李某祖等人与何某梅(冯小树配偶之妹)等人签订了《江西三川水表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协议》,协议约定何某梅等人以3.66元/股对三川股份增资,“何某梅”以206.79万元买入56.5万股“三川股份”。上述增资完成后,该公司总股本达到3666万股。    随后,2009年6月20日,三川股份股东大会决议:同意由国信弘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信弘盛)、深圳市和泰成长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和泰成长)以3.90元/股的价格对三川股份增资,且均以现金增资,其中国信弘盛以780万元对三川股份增资,获得200万股;和泰成长以132.60万元对三川股份增资,获得34万股。增资完成后,三川股份总股本达到3900万股。    公开资料显示,三川股份总部位于江西省鹰潭高新区,其主营业务包括机械水表、智能水表、水表配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       2010年3月26日,三川股份以49元/股的发行价公开发行1300万股,并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2011年三季度和四季度,三川股份的股份走跌,何玉梅先是在三季度减持了5000股,而后在四季度抛售了全部的112.5万股,以2011年四季度三川股份最低收盘价13.02元/股估算,何玉梅合计套现1464.75万元,而其2007年出资不过才206.79万元。    据证监会《处罚决定书》称,2011年8月25日至2015年10月20日期间,何某梅、彭某嫦(冯小树岳母,何某梅账户曾通过大宗交易转出部分三川股份至彭某嫦账户)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减持全部三川股份。此外,何某梅证券账户持有三川股份期间,共收到6次现金分红,合计金额为93.11万元。何某梅、彭某嫦两个证券账户减持三川股份”所得金额与持有期间所获现金分红金额共计3243.27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突击入股的国信弘盛则是三川股份保荐机构国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突击入股时成立尚不足1年。   工商资料显示,国信弘盛注册于2008年8月,经营范围为创业投资业务、代理其他创业投资企业等机构或个人的创业投资业务、创业投资咨询业务等。    值得一提的是,三川智慧于2010年3月26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这距离国信弘盛增资入股尚不足1年。    “保荐+直投”模式是指关联方直投券商自己保荐的拟上市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模式自创立以来因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而备受争议。盛行多年后,监管层也曾数次对其亮起“红灯”。    如2011年证监会颁布《证券公司直接投资业务监管指引》,2016年12月30日中证协发布了《证券公司私募基金子公司管理规范》和《证券公司另类投资子公司管理规范》等规范性文件。    按照新规,如果券商投行部门做尽职调查开展保荐业务,而直投再去入股,就是明显违规,或将受到重罚。    4月24日晚,记者致电三川智慧董秘倪国强,了解冯小树妻妹何玉梅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并获益丰厚一事,倪国强表示自己当时还没有在公司任职,对此并不知情,一切以证监会调查发布消息为准。    此外,记者多次致电三川智慧总经理李强祖(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某林之子),但是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借小姨子马甲冯小树入股宝莱特:累计套现9265万 每经记者 金 喆 每经编辑 张海妮  4月24日晚间,证监会披露的《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冯小树)》(以下简称行政处罚决定书)明确提到,冯小树以其妻妹何某梅的名义于2008年投资300万元买入宝莱特(300246)120.32万股,跃身公司第四大股东。2011年7月宝莱特上市起,何某梅辗转四年累计套现高达9265.30万元,相当于初期投资金额的30.88倍。    查阅宝莱特招股书不难发现,上述何某梅即为何玉梅。      2011年6月3日,宝莱特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申请在创业板上市。当年7月19日,宝莱特在深交所上市。    招股说明书显示,何玉梅以120.32万股的持股数量占宝莱特发行前股本的4%,上市后稀释到2.97%,位列前10 大股东的第四位。值得一提的是,何玉梅的限售期为1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宝莱特披露的一份公告中看到,2007年12月,捷比科技受让大股东医保有限公司持有的1143.04万股,以58%的比例成为宝莱特大股东。2008年11月2日,捷比科技与何玉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按300万元价格将其所持有的宝莱特120.32万股股份转让给何玉梅,定价依据为2008年度的预估净利润和8倍市盈率溢价为基础协商确定。    随着冯小树落网,这宗隐藏了多年、令人浮想联翩的股权转让浮出水面。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燕金元与冯小树曾就读于江西工学院(现南昌大学),两人于2000年左右相识,并曾经多次聆听冯小树以职务身份所授课程。    燕金元认为,冯小树撰写过公司治理方面的书籍、参与起草创业板上市规则,在公司治理方面对宝莱特有所帮助。他还多次就公司治理、股权转让等方面问题向冯小树咨询,并于2008年初聘请冯小树配偶担任宝莱特董事。2007年10月~11月,冯小树通过配偶向燕金元提出,希望“介绍”他人购买宝莱特4%的股份,开始提出“介绍”王姓人士购买股份,后实际由冯小树配偶的妹妹何玉梅账户买入宝莱特股份。    2008年11月2日,燕金元和王石夫妇实际控制的捷比科技(持有宝莱特58%股份)与何玉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宝莱特120.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4%)作价300万元转让给何玉梅。双方约定20个工作日内支付转让价款的60%,剩余价款于两年内付清。相关转让手续由冯小树配偶办理。    宝莱特前任董事会秘书燕传平4月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既不认识何玉梅、冯小树,也不清楚记者所说的持股情况。“现在的新董秘刚上任,更不了解,还得问之前的董秘。”同时,宝莱特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对投资者表示,此事跟上市公司没有关系。    燕金元在此前的采访中对记者表示,以证监会的通报为准,不作回应。4月24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致电宝莱特董事长燕金元。其表示,关于冯小树的案情以证监会的通报为准,不回应外界关于冯小树借妻妹何玉梅入股宝莱特的传闻。对于何玉梅受让捷比科技持有的宝莱特股份的事宜,燕金元称,“那是07、08年左右的事了,记不清楚了。”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3年1月5日~2015年4月30日期间,何玉梅、彭萍嫦、何某玉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减持全部宝莱特。此外,何玉梅账户持有宝莱特期间,收到3次分红,金额共计88.06万元。何玉梅、彭萍嫦及冯小树配偶的账户卖出股票所得金额及持有股票期间所得分红收入,共计9565.3万元。此外,2011年10月24日~ 2014年4月25日期间,何玉梅账户还收到江苏省宿迁市地方税务局减持限售股税收返还1894.4万元。    综上,冯小树通过本人社会关系及所任职务之便利,以何玉梅名义违法持有、买卖宝莱特,其买卖股票金额为9477.2万元,其持有、买卖宝莱特的获利金额为9265.30万元。    4月24日开盘,宝莱特一度跌逾7%。收盘跌3.66%。责任编辑:

两个月前,工人日报重庆记者站接到一封署名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举报信。信中称,2016年10月22日,上汽集团安吉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某浩应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依红公司)之邀,参加该公司举行的新车型(轿运车)上市仪式,并参加了该公司在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温德姆酒店(五星)举行的晚宴活动,喝酒甚多。后又参加众泰汽车的应酬活动。终因喝酒太多,回温德姆酒店后于第二天凌晨不幸死亡,年仅四十余岁。事后,该事件被快速秘密处理,没有一个公开的说法。  该举报信还称,在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今天,却发生这样的大吃大喝而且喝死人的大事,希望上汽集团和上依红公司能给社会公众一个合理合法的解释,也希望媒体能介入调查,督促相关部门对相关负责人予以严处。  “听说去年,这个酒店有个上汽的高管喝酒出事了,闹的还挺大,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记者以涉事的温德姆酒店客人的名义询问工作人员。“没有吧,这事我没听说过啊!”该工作人员否认了此事。  为核实情况,记者又打通了上依红岩公司的相关办公室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称,“这件事早就已经解决了,你们怎么又拿出来说。”随后,便挂了电话,记者又多次拨打,均未被接听。  此后,连续数日,《工人日报》记者相继拨打了上汽集团总部、安吉物流、众泰汽车以及上依红公司等多个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由于不能确认举报信的真实程度,以及未能全面核实信中内容,关于此事的首次调查,就此搁浅。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记者几乎都快忘了举报信一事。3月底,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在网上看到了两条关于举报信中提及的安吉物流副总姚某浩猝死的信息,时间为2016年11月17和18日。但除此之外,便无更多有效信息。  根据数年的媒体从业经验、相关负责人模糊的说辞以及拒接电话的态度,记者判断该举报信中的描述或许不是空穴来风,于是记者再次进行了调查采访。  4月5日,清明节假期刚过,《工人日报》记者又拨打了上汽集团的电话,这一次电话接通了,但当记者刚说完,“上汽集团旗下安吉物流是不是有一个姚姓副总”时,电话就被挂断了,之后任凭记者如何拨打,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随后,记者通过多种途径获得了上依红公司党群工作部负责人的办公室电话。交谈期间,该负责人说:“这个事情要去问其它部门,我们是党群工作部门。”  记者问道,“现在‘八项规定‘出台后,如果真是因为喝酒出了问题,党群工作部门是不是也应该介入调查?” “这个没证实(正式)的一些说法。”该负责人回答道。“这个事情还确实有?”记者立马追问道。“这个不晓得,你去问那个匿名举报的人是什么意思。”该负责人回答记者的问题后,让记者找办公室的人了解情况。  5日中午,记者又与上依红公司的总经理楼建平取得联系。“我是去年12月份才在这边,主持工作时间也不久,也不是特别清楚。这个事情上汽、安吉物流都处理的非常好。”楼建平称,姚某浩是他一个朋友,他身体有一些问题,在重庆出差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  “当天姚总喝的非常少,前后出去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如果喝多了时间肯定非常长。”楼建平多次提到,这件事上汽处理的非常好,家属也很满意,至于更多的情况他也不了解。  为还原事实真相,《工人日报》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调查。一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这位楼总以前是上依红公司的副总,此前上依红公司的老总是杨汉琳,现在已被调回上汽集团总部。“杨总的调离就发生在姚总来重庆之后。”该知情人说  7日,记者联系上了姚某浩赴重庆期间(2016年10月)时任上依红公司总经理的杨汉琳。“姚总不是因为喝酒发生的事故,他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发生的事故。”杨汉琳说。  “我怎么听酒店的工作人员说,姚总当天喝了不少酒,第二天发现时已经死亡了?”记者问到。 “你们要走正规程序,姚总是因为身体原因发生的事故,这有医院出具的证明,你们不能只问酒店工作人员。”杨汉琳说。  “是哪家医院出具的证明?是重庆这边,还是上海那边的医院?如果是身体原因,我怎么听说里面还有巨额的赔偿?”记者追问道。“具体的你们要问安吉物流,我不是很了解。”杨汉琳回答道。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姚某浩赴渝后的猝死,还隐藏诸多疑点。比如:根据调查,可以确信的是姚某浩赴重庆后,上依红公司接待标准为五星,也发生了酒后猝死的事件,那么当日,姚某浩究竟喝了多少酒?按楼建平、杨汉琳的说法姚某浩本身身体不好,那么既然身体存在重大问题,为何还要远赴重庆?医院出具的证明是否存在?事发之时为何秘密处理,事后隐瞒不报?喝酒是否是诱导姚某浩猝死的主要原因?“上汽集团处理的非常好,家属很满意”这一说法是何依据?是如何处理的……  层层迷雾何时才能云开雾散  来源:工人日报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10-25 12: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