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化学老师造出4万吨液压机,产值超10亿!  无论是坦克、战斗机还是舰船,中国制造已然跻身世界一流水平。然而,在一些基础大型机械设备上,中国仍然存在短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突破大型设备制造的难题,我们才不会受到技术的掣肘,中国的军事实力也能更上一层楼。  在陕西西安,就有这样一家民营企业,自己耗时八年,投资8个亿,终于研究出一种大型液压机,也正是因为有了这项国际领先的技术,让他们成为军用飞机和舰船的重要供应商。    下午两点,陕西阎良航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这条街上忽然热闹起来。尽管下着雨,依然不会影响行进的自行车大军。3万多人每天都骑车经过这条街,奔向不远处的西安飞机制造厂。  围绕西飞,阎良正发展成为中国的六大航空产业基地之一,不仅培养了庞大的航空产业工人,还吸引了众多航空配套企业在周边落户。  在距离西飞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家名叫三角防务的民营企业,他们厂就专门给西飞生产的大运飞机提供重要的大型结构件。  别看这家工厂投产仅仅只有5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民参军企业之一。而且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严建亚做军工产品也只算是一个新人,在建这个工厂之前,他还曾经是西北大学的一位化学老师。  眼前这个正在作业的大家伙就是这家工厂的核心,这是一台4万吨模锻液压机,液压机的身高有27米,宽12米,锻造时压力达到4万吨,而4万吨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把整个鸟巢放在上面,如此大型的模锻液压机全世界也只有六台。  西安三角防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严建亚:我们刚才压的是一个高压涡轮盘,是高合金的大的涡轮盘,这个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大的重点型号的一个核心的部件,是燃气轮机一个核心的部件,这个部件是目前咱们燃气轮机里面最大的部件也是最核心的一个部件。  这个红彤彤的铁疙瘩就是严建亚所说的涡轮盘,也叫难变形高温合金涡轮盘,直径1.5米。高温合金涡轮盘主要被用于航空母舰、核潜艇、航空航天等军用装备的动力系统。如果没有这个“圆饼”,飞机和舰船恐将寸步难行。  想要做出这种涡轮盘,要解决两大技术难题。一个是用于制造涡轮盘的钢材,属于特种钢中的特种钢,因为难变形高温合金涡轮盘需要在600度高温下服役,冶炼这种钢材的方法一直难以突破。而掌握了成熟的冶炼技术就等同于国家核心竞争力的象征。其二,即使冶炼出来这样的钢材,如果没有巨型模锻液压机,也不可能压成涡轮盘的形状。  严建亚:国家从1958年开始就开始有这样的设想,因为那会设计出来了以后,国家当时没有这样的就是制造不出来,没有这样的建设能力。  像这么大型的涡轮盘多数用在军事装备上,国际上一直都禁止将类似的生产技术转让给中国,想从其它国家购买这样的涡轮盘都很难。  严建亚从小就有从军的梦想,遗憾的是高考时因为视力的问题没能上军校,但是对国防事业的热情一直都藏他的心里。  严建亚:在2004年刚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我去了一个巴黎的航展,看了人家的这个波音飞机的起落架,人家做得那么好的,咱国内自己能不能锻造出来这种用好的材料,做出来这种好的起落架,这样的话我萌生了能不能建一个这样大的设备。  从巴黎航展回来后,严建亚一直在想锻造飞机核心部件的事情,为什么人家能做,我们自己做不出来。如果我们自己制造一个巨型模锻液压机不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吗?在家想了几天以后,严建亚开始着手调研,先后跑了二十多个地方。这一跑就是三年,后来了解到清华大学的一直在研究钢丝缠绕坎合技术,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技术做大型锻压机,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严建亚走进了清华大学。  严建亚:因为我当时也对这个机械不懂,是学化工的,所以在清华大学跟着他们一块去听他们的,在清华大学机械系听他们老师的讲课,因为我是研究生里面听课最大的,他们就觉得很好奇, 我比他们都大嘛,他们年龄都20多岁,我那会儿都40多岁了,他们说,你学化工的,怎么搞上的机械了,对搞这种液压机械这种大型装备是不是跨度太大?  其实,2004年的时候,严建亚的生物公司经营顺畅,但他宁愿放下西安的生物公司不管,也要完成这次从化学到机械的跨越,就是为了圆内心的那个军工梦。  不过,对于一个搞化学出身的40多岁企业家来说,坐在教室里重新学习,就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说还要弄明白复杂的机械工程。钢丝缠绕坎合技术到底能不能出实验室,能不能产业化,还需要多方论证。  严建亚:北京开过九次论证会,前三次左右基本是九家八个都反对,最后通过我们实地的考察,给他们做理论上的解释,第九次会议的时候,是国家材料界的态度,师昌须院士给我主持的论证会,才把这个项目在国家这个层面上通过。  2007年,严建亚开始召集了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教授为首的技术人才,研究用钢丝缠绕坎合技术制造4万吨模锻液压机。  要不就不造,要造就造最好的,最先进的。严建亚了解到,目前世界上的巨型模锻液压机使用的都是普通锻技术,锻造出来的部件组织性能不够稳定,高温段和等温锻的技术几乎还属于空白阶段。目前能同时具备这三种工艺能力的液压机,眼前这个四万吨是世界上最大的,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缸液压机,液压缸内径达到2米92。可以生产多种异形结构件。    民营企业怎么参与到高端军工产品,怎么做军民融合,严建亚给总结了五个字“政产学研用”,政就是指的政府,像西安航空产业基地就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支持,开发区管委会还在严建亚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资金支持,成为三角防务的股东。研则是指技术,技术过硬是为军品配套的前提。当然,有了过硬的技术,也不一定就能很快拿到订单,尤其要想为军用飞机或者舰船配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进行采访的时候,刚好赶上工商银行信贷部主任前来拜访,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找严建亚了。  当初建工厂的时候,预计需要预算是一亿五千万元,可是工厂实际建起来,光设备就需要投资八个亿,严重超支。资金出现困难,无奈之下,严建亚只能寻求银行贷款。可是,多数银行听到严建亚说要生产军用飞机上用的配套产品,他们都认为严建亚是骗子,那时候谁会相信国家会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个人呢。  那时候的严建亚几乎跑遍了西安的所有银行,最终在多次努力下,严建亚从建设银行成功贷款8年期的2.5亿元资金。       光有银行贷款还不够。严建亚随后又引入了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使资金有了很大的缓解。企业也从严建亚的个人所有制变成了混合所有制。  每到周末,工厂停工检修,车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走在车间里,严建亚难免想起工厂最初开工时的情景。  西安三角防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严建亚:2012年9月份我们投产的时候那会儿没有定单,那会儿压力很大,一天别的都不算,光利息,人员工资和电费每天都二十多万块,三十万,没有收入,一个月光这块的支出几乎一千万块钱。所以那会儿晚上就睡不着,即使是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睁眼就是得花尽三十万块钱一天的费用,那会儿真是压力大到一个很大的极限了,如果再拿不到定单,这个厂子可能,原来美好的愿望都会落空了。  工厂没建成的时候着急找钱上设备,没成想,工厂建成了更着急。八亿元投下去了,设备造好了,原料也备齐了,却没有订单,这可急坏了严建亚。  严建亚:心里很焦躁,压力很大,在这个过程中,在2011年,2012年,因为压力很大,住了六次医院,身体整个都是压力大的把身体全部都搞坏了。  急了身体,也解决不了订单的问题,从医院出来,严建亚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减压的办法,去菜市场买菜、做饭。  严建亚从小就喜欢吃面条。高兴的时候,他会给自己做一碗油泼辣子面。难过的时候,他也会给自己做一碗油泼辣子面。也正是因为这碗油泼辣子面,让严建亚放弃了移民国外的选择,留在了陕西这个航空大省。  严建亚:我们都是来自农村,没有更多的在生活上没有更多的追求,只是想把自己干的这种事情干好,所以在物质上没有过多的追求。  创业多年,严建亚已经身家过亿,但是他每个月给自己的花销还不到2000,他要把钱用在刀刃上。  2012年工厂投产后,严建亚逐个拜访可能跟自己合作的客户,尽管磨破了嘴皮,也还是不见成效。没人相信一个新的民营企业能做军工产品的核心部件,大概用了半年时间才拿到第一个订单。  为了拿到订单,严建亚先主动帮客户解决难题,把两个国家的重点型号结构件的技术水平,都提高到世界先进水平,达到和美国的F-22、F-35起落架一样的精密度,这样才赢得了客户的一个信任。  第一笔订单,严建亚就拿到了三千万。这对严建亚来说,是他实现军工梦的第一步,也是他敲开民参军这扇大门的钥匙。  中国有句老话,做什么事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严建亚的企业能够做成也离不开军民融合的大环境。  近年来,中央一直高度重视军民融合式发展。从2013年开始就在根据中央的部署,扩大军民融合的范围和领域,今年军民融合又上升为国家战略,­严建亚也正是借了这股东风,订单源源不断。从投产至今,这个工厂已经有十多亿的产值。  严建亚:现在我们生产的这个就是钛合金框,这个整体钛合金框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我们是用热模锻生产出来的,我们没有生产之前,要生产这么大的这个整体钛合金的框,它要刚开始分成七块,最后随着这个技术的进步分成了三块,这样重量是比较大的,结构的重量比较大,影响了飞机的这个就是挂武器的,在那种情况下武器就少挂了,影响到航时。  这个像眼镜框一样,却比眼镜框大了很多倍的就是整体钛合金框,多数用在军用飞机上。是严建亚他们已经准备交付的产品了,这个产品的问世也代表了世界最大的整体钛合金框出生在中国。  过去钛合金框的生产只能靠部件的焊接,在高强度使用下,很容易发生断裂。而整体钛合金框的使用不仅能使战斗机在空中格斗的能力和水平大幅提高,还能很有效的给飞机减重,增加武器的挂载量,延长了战斗机的作战半径。  其实,这里不仅仅加工飞机大梁和整体钛合金框,还有他们的王牌产品,飞机起落架。起落架是飞机下部用于起飞降落或滑行时支撑飞机并用于移动的附件装置。也是唯一一种支撑整架飞机的大型结构件。  如今,严建亚也只是军工产品的三级供应商,他的目标是让自己从三级制造商变成二级再到一级,要做更深度的军民融合。  在航空产业基地,除了严建亚的企业,还有很多参与军工制造的民营企业正在建立和兴起。而航空基地也正在以它独有的优势建立深度军民融合的特色航空城。  半小时观察  严建亚根据自己民参军的体会提出了几条建议,首先就是希望国家能简化民参军企业的取证程序,现在民参军企业要办“四证”,分别是保密认证,质量认证,生产许可认证和资格名录认证。  这“四证”由不同部门分管,取证的先后顺序也让企业有点为难,没有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就不可能拿到军品订单,也不可能有企业给你开具质量体系认证,也就无法取得国军标质量管理认证,所以严建亚建议国家尽快制定落实民参军企业同国有军工企业一样的政策,简化民参军办证和税收减免程序,同时选择开放总体集成,适度放开军品二级配套,全面放开三级配套。责任编辑:

原标题:连日本人都对殖民台湾表示忏悔,为什么“台独”还要以当日本人为荣?  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杀抗日军民、剿少数民族、征台籍士兵、强征慰安妇。然而今天的台湾社会,特别是民进党当局却弥漫着一股“媚日”情结。  1945年9月2日,东京湾美军“密苏里”号战列舰上,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至此,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取得胜利,世界反法西战争落下帷幕。  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是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更象征着日本近一个世纪来对中国亡国灭种的侵略失败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始于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以”牡丹社事件”起,日本在1879年不顾中国反对,单方面吞并中国藩属琉球。更在1894年发动甲午战争,强割中国台湾。  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杀抗日军民、剿少数民族、征台籍士兵、强征慰安妇。然而今天的台湾社会,特别是民进党当局却弥漫着一股“媚日”情结。他们中有以当日本人为荣的,有认日本为祖国的,甚至有反课纲学生说他祖母当慰安妇是自愿的,认贼作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日本殖民者给台湾带了什么,以至于现在的台湾人还在以当日本人为荣?  9月10日,台湾媒体有一篇报道称,“湾生”(日本据台时代在台湾出生的日本小孩)泉美代子,临终前遗嘱要把她遗产的二分之一捐给他父亲曾经服务过学校——位于台南的成功大学。泉美代子的父亲百濑五十教授是成功大学的前身——台南总督府高等工业学校的第一代学者。泉美代子在台湾出生,等她12岁的时候因为台湾光复而返回日本。  泉美代子的儿子在捐赠仪式上透露母亲捐赠的心路历程,从小在台湾长大的她,目睹台湾受日本统治,身为台湾人却须使用日语作官方语言,“在这样不近情理的社会成长至12岁,对这块土地愧疚”。  看了这个故事,我也被泉美代子的行为感动。感动我的不是她捐出的半数财产,而是她那颗敏感而敢于忏悔的心。台湾人要用日语当“国语”,她小小的心灵就感到不近情理,而要用毕生的财产来捐助台湾教育,借此弥补心中的“愧疚”。  日本殖民台湾时,虽然普及了小学教育,但这种教育只是日本殖民台湾的一环,是为更有效更方便统治台湾服务的。当时的台湾小孩只能入“公学校”读书,这种“公学校”相对于专门供日本小孩读书的“小学校”,学制短、课程浅,学校以日文教学。说白了,殖民统治者只是想培养一代代的廉价劳动力和忘了祖国的顺民而己。  我曾在一个少数民部落与80多岁的“头领”相谈甚欢。他告诉我,他原来只会说日语,“国语”是光复后在金山当兵服役时才学会的。想想,一个不会说祖国语言的人,还能知道祖国的历史吗?可见,身为台湾人却要用日语作官方语言,这何止是不近情理,更是一种文化殖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120多块殖民地摆脱了宗主国的统治,殖民统治者无不对其过去的殖民统治表示忏悔。法国前总统萨科齐2007年对前殖民地正式道歉,“过去法国在此的殖民体系是极度不公正的,它与法兰西赖以立国的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背道而驰”。日本虽然对其近代侵略史百般狡辩,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不承认强征“慰安妇”,但其从来不否认曾殖民统治台湾,对其在台湾的杀戮,“总督府警察沿革志”等史料记得清清楚楚。  然而,连日本人都不否认杀戮、奴役的事实,却被台湾人,特别是号称“爱台湾”的民进党洗刷得干干净净。“台独”分子们媚日,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政治操作而已。他们在“两蒋”及国民党执政时媚日,是为了反蒋反当局,以前朝反今朝,通过宣扬前朝的好,来影射当朝的坏和无能,以此证明他们反国民党当局的正当性。  现在他们掌权当政了,媚日是他们自已给自己画的一个“救命符”。“台独”必将招致大陆打击,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政治常识,所以,他们幻想日本会做“台独”靠山,在台湾沉没时会驾一叶扁舟来救。当然,也不能说“台独”们对日本没有一点真感情。日本的殖民教育,特别是后期的“皇民化”运动,确实也培养了一批效忠殖民者的“皇民”,像李登辉、辜宽敏、蔡洁生这些人,他们及他们的后代都是从内心媚日的“台独”分子。  前殖民地的宗主们对殖民地怀有忏悔之心,殖民地的一些人对当年的统治者有好感,这都不奇怪。但颂扬当年的殖民者,以当年被殖民为荣光,这就是畸形心态了。  奉劝“台独”们,不要沉迷在自己画的媚日“救命符”中,看看世界大势。否则害了台湾,误了卿卿性命,尚不知也。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共滁州市委组织部公告 曹荣平拟任市档案局局长  据滁州网报道,为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进一步扩大民主,广泛听取群众意见,把干部选好、选准,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市委关于县级干部任前公示的有关规定,现将拟提拔使用的干部有关情况公示如下:  曹荣平,男,汉族,1972年5月生,籍贯安徽肥东,在职大学学历,经济学学士,中共党员,现任市委政策研究室(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拟任市档案局(市档案馆、市委党史研究室)局长(馆长、主任)、党组书记(无基层工作经历,因工作需要破格提拔,已报上级组织人事部门同意)。  傅家德,男,汉族,1962年8月生,籍贯安徽全椒,省委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委群众工作部(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副部长(副局长)、党组成员,拟任市委群众工作部(市委、市政府信访局)调研员。  祁兴山,男,汉族,1962年9月生,籍贯安徽滁州,大学学历,文学学士,中共党员,现任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副书记,拟任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调研员。  时刻,男,汉族,1971年3月生,籍贯山东泰安,在职大学学历,法律硕士,中共党员,现任琅琊区委副书记,拟任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局长(主任)、党组书记。  吴国敏,男,汉族,1970年8月生,籍贯安徽滁州,在职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委群众工作部(市委、市政府信访局)督查督办室副主任(正科级),拟任市委群众工作部(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副部长(副局长)、党组成员。  厉洪武,男,汉族,1970年1月生,籍贯安徽来安,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工会主任,拟任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副书记。  孙长文,男,汉族,1966年9月生,籍贯安徽来安,大学学历,军事学学士,中共党员,现任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宣传部部长、工会副主任,拟任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工会主任。  陈传民,男,汉族,1965年7月生,籍贯安徽凤阳,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市物价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拟任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市物价局)副主任(副局长)。  陈敬从,男,汉族,1970年10月生,籍贯安徽凤阳,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市物价局)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科科长,拟任市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副主任。  李梧林,男,汉族,1968年12月生,籍贯安徽天长,大学学历,农业推广硕士,中共党员,现任市农业委员会农村经营管理科科长、机关党委副书记,拟任市种子管理站站长。  费勤发,男,汉族,1969年10月生,籍贯安徽全椒,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拟任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调研员。  马达,男,汉族,1971年12月生,籍贯安徽滁州,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监督管理二科科长,拟任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调研员。  陈传慧,女,汉族,1980年3月生,籍贯安徽宣城,在职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地震局震害防御科科长,拟任市地震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  瞿常,男,汉族,1963年3月生,籍贯安徽天长,在职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天长市城乡规划建设局党组副书记、主任科员,滁州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局长助理(挂职),拟任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王千兵,男,汉族,1966年1月生,籍贯安徽天长,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现任琅琊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行政执法局(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琅琊山分局)副局长(正科级),拟任琅琊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行政执法局(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琅琊山分局)局长(副县级)。  王素明,男,汉族,1974年11月生,籍贯安徽来安,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政府办公室综合调研二科科长,拟任滁州城市职业学院党委委员、办公室(党委办公室)主任。  钱庆兵,男,汉族,1968年10月生,籍贯安徽凤阳,在职大学学历,体育硕士,高级讲师,中共党员,现任滁州城市职业学院学前教育系副主任,拟任滁州城市职业学院学前教育系主任。  吴惠珍,女,汉族,1965年1月生,籍贯安徽天长,大学学历,医学学士,副教授,中共党员,现任滁州城市职业学院医学技术系副主任,拟任滁州城市职业学院医学技术系主任。  司武水,男,汉族,1979年1月生,籍贯安徽全椒,在职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资本市场部经理,拟任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杭大鹏,男,汉族,1971年4月生,籍贯安徽定远,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北新区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拟任市直单位副职。  吕功洋,男,汉族,1967年9月生,籍贯安徽来安,大学学历,农学学士,中共党员,现任来安县新安镇党委书记,拟任来安县委常委。  沈晔,男,汉族,1970年12月生,籍贯江苏苏州,在职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来安县公安局局长(副县级),拟提名为来安县政府副县长人选。  金宝福,男,汉族,1974年10月生,籍贯安徽来安,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现任来安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正科级),拟任来安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副县级)。  杨光,男,汉族,1976年1月生,籍贯安徽定远,在职大学学历,管理学学士,中共党员,现任全椒县委常委、县政府副县长,拟任全椒县委副书记。  史宇,男,汉族,1976年9月生,籍贯江苏南京,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公共管理硕士,中共党员,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拟任全椒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  周宗金,男,汉族,1964年10月生,籍贯安徽全椒,省委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现任全椒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县委非公有制经济和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书记、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拟任全椒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副县级)。  刘德刚,男,汉族,1965年4月生,籍贯安徽滁州,大学学历,哲学学士,中共党员,现任琅琊区南门公共服务中心党工委书记、主任,拟任市第四中学校长。  公示时间为2017年9月19日至9月25日。如发现上述同志在德、能、勤、绩、廉等方面存在问题,可于公示期间,通过电话、信函、来访等方式向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举报中心)反映。举报人必须对举报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对组织负责,不得捏造事实,诬告陷害。来信请寄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550)12380。  特此公告  中共滁州市委组织部  2017年9月18日   来源:中安在线责任编辑:

原标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并于2017年10月8日正式施行。《规定》出台旨在促进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健康有序发展,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积极健康的网络文化,为广大网民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群组方便了人民群众工作生活,密切了精神文化交流。但同时,一些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落实管理主体责任不力,部分群组管理者职责缺失,造成淫秽色情、暴力恐怖、谣言诈骗、传销赌博等违法违规信息通过群组传播扩散,一些不法分子还通过群组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损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破坏社会和谐稳定,人民群众反映强烈,亟待依法规范。  《规定》明确,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信息内容安全管理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和技术能力,建立健全用户注册、信息审核、应急处置、安全防护等管理制度。  《规定》强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对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使用者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建立信用等级管理体系,合理设定群组规模,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并采取必要措施保护使用者个人信息安全。  《规定》要求,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群体空间。互联网群组成员在参与群组信息交流时,应当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强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治理需要政府部门、互联网企业、社会公众等多方参与,健全完善舆论监督、社会评议、投诉举报等手段,不断推进行业自律规范,共同构建良好网络生态。责任编辑:

原标题:声称“尽量不用战争”,这名少将咋回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李文姬 编辑 岳三猛)有人说中国今天国力强大、军力强大,就剩下打一仗来显示我们的强大。  对此,前沿战略理论家、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少将近日在公开场合回应:这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但凡有可能不用战争的方式去解决,尽量的不用战争。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乔良曾被称为“中国鹰派第一人”,而他的回应则是:“如果我是鹰,首先是因为我有鹰眼,而不是徒有一张鹰嘴。”    乔良这番话,是在9月2日的国际问题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教授新书《三居其一:未来世界的中国定位》发布会上所说。  据他讲,自己并不在乎、并不怕打仗。当国家需要军人上战场的时候,军人二话不说,毫不犹豫的奔赴战场、去选择投身于战争!“但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我们但凡能够避免让国家陷入战争,是最好的结局。”  1955年,乔良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在军队号角声中长大的他,5岁时就能把列兵到元帅的军衔数一遍,能将所有的军号号音辨别清楚。他从小就对军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喜欢兵器,经常自动手用铁丝、铁片打造古代的大刀长矛,在杏核上画些古代战将脸谱。在那个年代,没有变形金刚,没有飞机玩具,但他对搜集各种和军事有关的小东西乐此不疲。  小时候,他经常去父亲所在部队的图书馆看书,11岁左右就几乎读遍了馆内所有的书籍。“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乔良从小最喜欢的读的书是《孙子兵法》,“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觉得很有意思。”乔良回忆。  军队的生活,从小就培养了乔良很高的军事素养。他说:“我对军事的了解是骨子里的了解;对军队的热爱是血液里的热爱。”  乔良记忆深刻的,是14岁时他和同学从学校图书馆“偷书”看的经历。乔良至今都记得“偷”来的17本书的书名,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鲁迅的文字,第一次认识到国外的著作。“那本高尔基的短篇小说选,我看了三四天,激动得全身颤抖,真的是写到了灵魂深处。”他感叹道。  公开资料显示,1972年乔良入伍,先后任兰州空军政治部电影队任放映员、航空兵某师教练机中队任地勤机械员等。1984年乔良考进了鲁迅文学院,真正的文学创作也由此开始。他现在是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空军少将、军事理论家,著有《超限战》《中国空军攻防兼备要论》《关于军队改革的思考》等专著。    1999年,乔良与国际问题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合著的军事理论著作《超限战》一书出版,竟惊动了美国五角大楼。因准确预见9·11事件,该书被《华盛顿邮报》誉为40年来中国人在西方影响最大的一部书,也被西点军校列为必读书及美海军学院教材。  9·11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位三星将军公开说,“两年前中国有两位大校军官写了一本书,叫《超限战》,当时我们已经翻译了,但却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现在他们所预言的事情已经在我们眼前发生了,看来有必要回过头去重新研究这本书。”在《超限战》这本书中提到本·拉登的地方有七八处之多,另有两处提到了世贸大厦。  “《超限战》的出版,是我研究军事理论的开端。”乔良说道,“写这部书的原因是这样的,1996年的台海演习,我奉命去空军演习指挥部撰写演习解说词。时任某航空兵师副政委的王湘穗也带兵参加了演习,我跟他不期而遇,决定写一部书来探讨中国如何有效地应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局面。于是,写了改,改了写,光是书稿提纲就修改了44稿,这一写就是半年。  记者注意到,此书序言引用了司马穰苴的“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于这句话,乔良曾在接受采访时解释:前句是说给美国人听的,美国人对东方智慧不了解,他以为大国就能胁迫他人。但我要告诉他“好战必亡”,你美国太好战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而“忘战必危”则是写给中国。    “我已经到了耳顺(60岁,编者注)的年纪,却没有耳顺的功力。”乔良曾公开表示。如今的他,做事风格不喜极端,但却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面对危险之事,依然有着“我不能退”的本能反应;遇到不平之事,常常“拔刀相助”,只因“我不会是一个淡然的观望者”。也因此,乔良被称为“中国鹰派第一人”。  对此,乔良反问道:什么是鹰派?他认为,鹰派就是坚定的国家利益派。但坚定不等于无条件甚至没来由的强硬。因为当强硬有可能损害国家利益时,鹰派的立场是选择理性,而不是坚持选择强硬。  所以,鹰派的坚定和强硬,必须以国家利益为指归。那些以为只有强硬才是捍卫国家利益的不二法门的人,也许根本就不知国家利益为何物。  对于一些国家挖坑让“血气方刚”的中国人往里跳,一些国人只想“英勇就义”式地壮烈一回去“爱我的国”,乔良说道:“如果这就算鹰派,那我想告诉大家,我不是这种鹰派,我是理性派。如果我是鹰,首先是因为我有鹰眼,而不是徒有一张鹰嘴。”  有人说,你连硬话、狠话都不敢说,算什么“鹰派”?乔良的回答是:“硬话狠话谁不会说?如果说些廉价的硬话狠话就能让那只看不见的黑手停止对‘我的国’的遏止与扼制,那我会天天在网上带领‘鹰嘴’们喊口号。”责任编辑:

分类:微事

时间:2016-03-22 03:3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