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双台风”影响我国东南沿海 浙江温州7000余艘渔船回港  受台风“泰利”影响,温州沿海海域出现8级以上大风,这两天,7000余艘大小渔船陆续驶入内港避风,边防官兵们紧急出动,帮助渔民们对在港渔船进行加锚加锭,积极做好预防措施。  记者在码头看到,回港避风的渔民们正抓紧时间抢卸渔货。为了确保靠港船舶的安全,当地边防派出所的武警官兵们来到码头,帮助渔民们收拾作业用具,并对已经入港的渔船进行加固,以防暴风雨来临时风浪过大船体发生碰撞。  渔民 吴明亮:要刮风了。  记者:带了多少鱼货回来?  渔民 吴明亮:带了一百多箱。  记者:这几天会做哪些抗台的准备呢?  渔民 吴明亮:船加固一下吧。  在台风来临之前,温州边防支队在所有下属边防派出所设置了应急分队,加强对渔港码头及江边的巡逻,在帮助群众做好防汛抗台准备的同时,指导相关人员有序撤离。  鳌江边防派出所 吴量:我们主要是加强对沿海一线的渔船民的宣传教育,使(他们)尽快撤离。责任编辑:

原标题:核安全法表决通过 “核安全观”写入法律  中新社北京9月1日电 (记者 马海燕 张蔚然)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1日下午在北京闭幕。会议经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核安全法》,“核安全观”被写入其中。  在对该法草案的审议过程中,有意见提出,核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进一步贯彻体现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求,把中国的核安全观表述出来,同时深化打击核恐怖主义的国际合作,明确核安全工作协调机制。  此次表决通过的核安全法规定:国家坚持理性、协调、并进的核安全观,加强核安全能力建设,保障核事业健康发展。  同时该法规定:国家组织开展与核安全有关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完善核安全国际合作机制,防范和应对核恐怖主义威胁,履行中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公约所规定的义务。  该法还对进出口核设施做了明确规定。进口核设施,应当满足中国有关核安全法律、行政法规和标准的要求,并报国务院核安全监督管理部门审查批准。出口核设施,也要遵守中国有关核设施出口管制的规定。  该法要求国家坚持从高从严建立核安全标准体系。国务院有关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制定核安全标准。核安全标准是强制执行的标准。核安全标准应当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适时修改。  在核损害赔偿方面,因核事故造成他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或者环境损害的,核设施运营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核损害责任制度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战争、武装冲突、暴乱等情形造成的除外。  该法还专用一章规定核设施的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要求核设施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就影响公众利益的重大核安全事项举行听证会、论证会、座谈会,或者采取其他形式征求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并以适当形式反馈。  该法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儿童“触网”低龄化趋势明显步入初中网络技能全面超父母  大洋网讯 儿童“触网”年龄越来越小,3岁玩微信,7岁会网购,14岁网络技能已全面超过父母。第四届广东省网络安全宣传周青少年日主题活动——广东省少年儿童网络安全论坛昨日举行,论坛上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揭示出“00后”“10后”儿童网民的新特点。    2017年,广东省儿童网民网络素养状况研究课题组采用网络问卷调查形式,共获得有效亲子问卷6275份。调查显示,儿童“触网”年龄越来越小。超23%学龄前儿童(3~6岁)每天上网30分钟以上。  与成人相似,低龄儿童也通过网络进行娱乐、消费、信息发布等活动。在7岁组,24.2%受访儿童研究过网游攻略,61.0%曾自主下载游戏、视频和音乐;8.5%有网购;14.4%在网络上发布过图片、视频或文字,甚至有4.7%表示拥有粉丝。  儿童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也越来越早。部分孩子3岁开始使用QQ和微信;到了7岁,9.9%的儿童使用QQ,15%使用微信;到了12岁,拥有QQ(87.9%)、微信(69.7%)的儿童比例均超过一半。   3至14岁期间,儿童在网上娱乐、社交、表达等方面的行为普及率都在逐渐上升。当问及“上网知识是儿童懂得多还是父母懂得多”时,几乎一半(49.2%)的14岁儿童表示自己懂得多,而61.6%的14岁儿童父母也认为“孩子懂得多”。  调研显示,在“下载安装视频、游戏和音乐”“更新杀毒软件”“研究游戏攻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照片、视频和观点”等8种网络关键行为上,14岁儿童已全面超越他们的家长。  本次调研的负责人,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认为,儿童在14岁时,关键的数字化技能全面反超家长,突显了“00后”“10后”作为“数字原住民”在使用网络工具方面的优势,这给传统的教育方式和网络安全都带来很大挑战。   调查显示,在10岁~12岁阶段,儿童网络安全意识逐步提高,但到了13、14岁后,安全意识反而下降了,14岁儿童表示会及时更新手机或电脑杀毒软件的仅12.3%。  高年龄段儿童中,与父母在社交媒体平台互为好友并经常互动的比例仅为5.8%。如果在网上被威胁,表示非常愿意和父母讨论、寻求父母帮助的:10岁儿童中有32.4%,14岁儿童则仅有20.0%。  调查还显示,大部分儿童对网络安全法律法规了解较少,表示比较了解(或非常了解)网络安全法律法规的比例是16.6%;而家长的了解程度还不如孩子,14岁儿童的家长表示自己了解网络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的比例只有12.3%。   张海波认为,家庭和学校都应该尽早开展儿童网络素养教育,可以考虑将网络安全和媒介素养教育纳入中小学课程,普及网络安全法治教育。  “家长可以重点注意以下方面。首先,要多了解孩子的‘数字轨迹’,比如孩子在网上做什么,对那些网站感兴趣。同时,要尽早培养孩子的网络安全意识,了解相关法律法规。也要根据孩子成长的不同阶段调整教育方式,10岁以下孩子以建立习惯和规则为主,10岁以上以沟通交流为主。”张海波表示,根据以往经验,通过“约定”方式和孩子共同制定上网行为规则,是最有效的手段。   在本次论坛上,来自广州、佛山、汕头、清远、云浮等城市的数十名中小学生也来到现场,他们就亲子关系、网络学习和网络表达三个议题分享了自己的调查结果,还与来自企业、学校、研究机构的“大人观察员”进行观点PK。  亲子关系:孩子爱上网?爸爸更爱上网!  “儿童调研员”隋晓婷及邝嘉玮说,在他们开展的小调查中,多数孩子表示,在父母陪伴和网络游戏之间,他们更愿意选择父母的陪伴。现场播放的一段视频访谈中,一位小男孩表示:“我很喜欢运动,但没人陪我,我只能窝在家看手机。”  儿童代表钟祥誉说,记得爸爸刚换新手机的时候,老是捧着手机,“每次我找爸爸玩,爸爸就让我到一边去,当时觉得很受伤。大人说孩子爱上网,其实大人更爱上网!”  孩子们的调查数据显示,57%的受访孩子有因上网和家长发生争执的经历,“经常”发生争执的达29%,可见孩子上网是亲子矛盾的一个爆发点。  对此,多位“大人观察员”表示,亲子关系是父母和孩子共同努力的结果,家长在自我约束上应该起榜样作用。  网络学习:有人上网抄作业有人上网学思路  通过网络平台、APP等完成作业,成为一股新潮流。“儿童调研员”郑婉龄和高荆针对此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孩子们认为通过网络完成作业的好处主要在于“减轻负担”,但大部分人仍认为传统的纸质作业比网络作业好。他们建议,学校在布置网上作业时,应该选一些与学习要求相匹配的内容,同时学生完成网络作业的总时长最好不要超过40分钟。  在完成作业过程中,求助“网络”成为趋势。许多学生反映,遇到题目不会做,只要上网找“某某作业帮”,就能很快完成。对此,儿童代表陈希认为,主要还是看个人自控能力,有人通过这种方式学到不同的解题思路,也有人靠此蒙混过关。  广报全媒体记者 罗桦琳 通讯员 粤宣责任编辑:

原标题:调查:浙江大学校园内现奇怪招生办 是培养人才还是捞取钱财?  “李鬼”假冒“李逵”,“黑”的是李逵。最近浙江大学也被“李鬼”给“黑”了一把。借着在浙江大学办公的便利,一家培训机构自称“浙大招生办”招揽在职研究生,却劝考生报考西南大学。虽然这家机构与浙大无关,但已有考生因对方的“浙大背景”上当受骗。    今年年初,在杭州工作的小梅(化名)打算报考浙江大学的在职研究生,于是在网上搜了一个报名网址,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随后便有自称是浙大招生办的老师主动联系了她。  小梅告诉记者,当时这个老师要她报一个考前英语辅导班,报名费2000元。因为对方的办公室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内,小梅便信以为真,缴费报了名。  之后在考前辅导班,小梅却发现给他们上课的竟是西南大学的老师,“而且期间,自称是浙大老师的人一直在告诉我浙大很难考,劝说我放弃报浙大,说他们和西南大学还有什么吉林大学有合作,考试比较容易通过……如果是浙大招生办的老师,怎么会这样呢?”  同样打算报考浙大在职研究生的小茜(化名)也有着相似的经历。一位自称是浙江大学魏老师的男子主动与她联系,期间见缝插针地向她推荐西南大学的心理学系。这位魏老师表示,浙大与西南大学已经合作6年,考生只需要在浙大校园内上课,即可获得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  根据小茜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这位“魏老师”一面表示西南大学的心理学系“含金量高”,一面又表示只要“塞塞红包”,就“帮你做掉了”,因此毕业率可以高达85%,而浙大的在职研究生毕业率仅为5-30%。    记者通过QQ联系了这位“魏老师”。“魏老师”以记者英语水平不过关为由,建议记者报考西南大学,并声称浙大的指标满足不了所有人,“只是想读个书拿文凭而已,又何必害了人家。我们浙大这么庞大资源也不可能浪费吧?”“魏老师”表示,浙江大学同意西南大学的老师在校园里上课,是为了给学生提供方便。  记者根据“魏老师”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对方位于浙大西溪校区主教学楼4楼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人才评价中心”。  在办公室内,一位自称姓杨的主任接待了记者,这位“杨主任”自称是浙江大学的老师,表示浙大在职研究生的名额已满,建议填报西南大学或吉林大学的相关专业。  这位“杨主任”称,浙江大学与西南大学、吉林大学之间关于在职研究生名额调剂的合作已经有6年,由浙大提供教务和场地,并由合作院校的老师过来上课。  “杨主任”说,三方之所以有合作,是因为“学校也要创收”,他们每向两所学校推荐一名考生报名,即可从考生的报名费中获得返点。当记者问及究竟是谁获得返点时,“杨主任”强调是浙江大学。  至于相关的调剂文件及协议,“杨主任”拒绝出示。    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获悉,浙江大学负责在职研究生招生的部门为位于浙大紫金港校区的浙江大学研究生院。  浙江大学研究生院向记者证实,浙江大学与其他院校之间并不存在在职研究生指标的调剂协议,并且浙大从没有把在职研究生的招生权限交给任何校内外机构。  那么这个自称是“浙大招生办”的“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人才评价中心”究竟是何方神圣?  根据百度百科显示,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成立于2010年,是在原有的浙江大学人才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的基础上组建而成,主要工作是吸引海内外专家学者组建专兼职结合的研究队伍,开展浙江省人才工作基础理论研究,以提高浙江省的人才工作水平。  而在另一份发自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官网学生公共的招聘启事称,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由浙江省委组织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等部门与浙江大学共同组建,下设的人才评估中心主要接受企事业单位委托,为用人单位招聘人才、选拔人才提供人才评价服务。  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证实,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由省委组织部和浙江大学合办,并由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管辖。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方面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但表示这个研究院旗下个人评价中心不具备招生培训的权限。  根据几位考生提供的考前辅导班缴费发票显示,这个所谓的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人才评价中心的主体是一家名为“杭州新视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机构。记者从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获悉,这个公司成立于2008年,经营范围为成年人的非文化教育培训,教育信息咨询,网络技术、教育软件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成果转让,信息系统技术开发等。  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许为民告诉记者,这个研究院下设的人才评价中心此前与一家“浙江弘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这家企业与新视点的法定代表人可能为同一人。人才评价中心与弘美教育的合作仅限于人才评价,而评价中心本身也并无培训资格。  至于新视点为何能使用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人才评价中心的办公场地,并以人才评价中心的名义接待招收在职研究生?许院长表示不知情。  记者通过查询得知,浙江弘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经营范围主要为成年人的非证书劳动职业技能培训、成年人的非文化教育培训,教育信息咨询等。这家企业在去年年底刚刚变更过法定代表人,此前的法定代表人与杭州新视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系同一人。  在记者采访中,不少考生反映,他们在前期报考浙大在职研究生时,搜索出大量的浙大在职研究生报名网站,很多跟浙大官网非常相似,让人无法辨别。  小梅认为,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非常恶心,利用了大家的信任,最终伤害了大家的感情。“原本大家都只是想好好学习的,最后只是拿了个所谓的证书”,然而,比起情感、精力和金钱的损失,更让人痛心的损失是时间。   来源:中国网责任编辑:

原标题: 国庆也不休息!日方称中国4艘海警船今巡航钓鱼岛  海外网10月1日电 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厅总部称,当地时间10月1日上午9时,4艘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海域外侧毗连区航行。此前,日媒9月26日称中国海警船连续8日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航行。   据日本NHK新闻报道,当地时间10月1日上午9时,4艘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西北方向约32千米处航行。日本海上保安总部无理警告中国海警船勿靠近其所谓“领海”,并持续进行监视。  此前,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厅总部称,当地时间9月26日下午3时左右,4艘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海域外侧毗连区航行,其中一艘疑似搭载机关炮。当时日媒称,中国海警船已连续8日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航行。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2017年9月25日,中国海警2307、2305、2337、2106舰船编队在钓鱼岛领海内巡航。日本海上保安厅对中国海警船无理警告并持续监视。  2017年9月21日,中国海警2307、2305、2337、2106舰船编队在钓鱼岛领海内巡航。日本海上保安厅无理警告中国海警船迅速撤离。当地时间21日上午,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州局审议官石川向位于东京的中国大使馆提出无理抗议,并要求中方立刻离开。   日本《产经新闻》9月9日报道称,除了“坏天气”以外,中国海警船一直“驻守”在钓鱼岛海域外侧毗连区。在钓鱼岛“国有化”闹剧后,截止到2017年9月8日,共有643艘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海域,天数多达199天,还差一天就满200天了。日本海上保安厅称因为形势过于紧迫,巡逻船将继续保持监视警戒。  报道称,日本首次确认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海域是在2008年12月,此后是在2011年8月,2012年3月和7月,这一时期的特点是“零星式的、间歇式的”。但是以钓鱼岛“国有化”闹剧为分界线,中国更换了方针。1个月至少来2天,有时候一整夜都“坐镇”钓鱼岛海域。 2012年12月来了8天,2014年以后70%以上的情形都是以1个月3天的节奏进入钓鱼岛。  报道称,中国从去年8月开始,把巡航钓鱼岛的公船增加到4艘,而契机便是钓鱼岛解禁开渔。同月,在钓鱼岛周边海域,4艘中国海警船护卫着200至300艘的庞大渔船队伍相继进入钓鱼岛海域,有时候1天之内来11艘海警船。  据日本海上保安厅发布的资料统计,截止到去年7月的一年时间内,中国海警船平均一天有2.85艘进入钓鱼岛海域,去年9月份后的一年时间内,这个数据变成3.78艘。此外,截止到今年8月的1137天内,在钓鱼岛海域外侧毗连区总共发现了3953艘公船。  日媒称,中国海警船的级别也在增强。2012年1000吨级以上的海警船有40艘,2015年达到了120艘。海上保安厅同等级别的巡逻船2015年时有62艘,预计到2019年千吨级以上的中国海警船将达到139艘,而日本仅为66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就钓鱼岛问题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中国政府公务船在有关海域的巡航执法正当合法。中国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今后将继续开展有关巡航执法活动。(编译/姜舒译)责任编辑:

分类:微事

时间:2016-10-08 10:3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