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台法务团来大陆“捞人” 提出协商“三方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台湾“中央社”报道,由台湾“法务部国际及两岸法律司长”陈文琪带队的“肯尼亚案”协商代表团20日中午抵达北京,展开协商行程。但据了解,协商团下午尚未前往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探视台籍嫌疑人。陈文琪在出发前表示,接连发生“肯尼亚案”与“马来西亚案”等诈骗事件,类似这种在境外犯罪的问题,“政府认为应该由台湾来有效处理追诉”。  由于两岸对待案件的分歧,加之大陆方面公布了一些确凿案情,台方对这次协商并没抱过高期待,原先信誓旦旦要“把台湾人从大陆救回”的声音几乎不见。台“行政院长”张善政在协商团赴大陆时也坦承:“大陆有其司法程序,不敢期望马上带嫌犯回台。”台湾《联合报》20日称,台“法务部”表示,希望朝“共同侦办”“分工合作”“建立原则”三方向与陆方协商。“共同侦办”即采取2011年“菲律宾案”模式,由台方检察官赴大陆共同侦查、搜证,再研议疑犯及卷证一并移回台湾侦查审判。“分工合作”是指涉及马来西亚诈骗案的台籍、陆籍嫌疑人已分别遣送两岸,应由双方检察官各自侦办己方嫌疑人,并交换证据数据。“建立原则”部分,“法务部”表示,将就未来两岸均有管辖权的犯罪,依类型不同建立不同的处理模式,以利双方共同打击犯罪能量的充分发挥。  “一捉一放,大陆凸显台湾司法不力并释出讯息”,“中央社”称,45名台湾人因涉及肯尼亚电信诈骗案被遣送至中国大陆,台“外交部”第一时间表达严正抗议,要求陆方立刻将人送回台湾。随后又传出50多名台湾人在马来西亚涉嫌诈骗恐遭遣送大陆,经台当局交涉后顺利返台立即获释。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杨永明表示,陆方以一擒一纵两种不同方式处理两案,就是要凸显对比,呈现台湾诈骗犯遍布海外,受害者多半是大陆民众,并凸显台湾司法对诈骗案的无奈与无力,因此打击犯罪需要两岸通力合作。  台湾今日新闻网20日则称,分析认为,北京在处理肯尼亚诈骗案上存有政治动机,是要就这次事件向下月就任“总统”的蔡英文施压,迫使她就两岸关系阐明立场。对于岛内的这种猜测,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叶克冬予以否认。《联合报》20日称,叶克冬表示,他不认为肯尼亚诈骗案是北京对即将上台的民进党释出的信号,希望通过该案使两岸共同打击犯罪走向健全发展,不要因某些人,因为某些政治上原因,故意在此事上节外生枝。责任编辑:

原标题:全国政协委员邰丽华:让基层残疾青少年儿童生活得更有尊严  3月4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开始首日的小组会议,审议常委会工作报告和提案工作情况报告。在文艺界别小组讨论会中,全国政协委员、曾经在春晚舞台上精彩演绎“千手观音”的舞蹈演员邰丽华在小组讨论时用手语表示,残疾人无障碍不仅仅是硬件设施上的无障碍,更多的是要扎根于他们的思想人生价值观,现在残疾青少年生活环境越来越好,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心里需要文化的滋养,让他们生活得更快乐,更有尊严。  近年来,邰丽华除了带队演出,也抓演员的文化学习,她认为有良好的教育才可以培养一个人良好的品格,自身素质的提高,才能更好地树立一个人的社会价值观,特别是青少年的残疾孩子,他们也有这一方面的需求,在邰丽华所在的艺术团在山西演出时,他发现很多演员孩子来自于偏远农村,他们的学习文化精神方面几乎是零,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些地方享受特殊文化教育服务远远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在一些大中城市条件相对好一些,但是很多小城市硬件设施、文化服务方面相对比较薄弱,无法满足青少年残疾群体的文化需求。因此,邰丽华委员呼吁社会要更多的关注基层残疾孩子,让他们受到更好的文化教育服务。责任编辑:

中央密集选调地方大员进京任职  今日的国务院任免名单颇有看点:四名地方副部高晓兵、曹卫星、黄润秋、秦博勇同时进京入职。  央地交流由来已久,近期,中央“空降”地方任职的大员不少,比如住建部副部长王宁出任福建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新华社副社长于绍良出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中央党校校务委员梁言顺出任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有中央下派到地方,自然就有从地方调往中央,不少小伙伴们认为这不足为奇。  下派和上调是一个有机循环的过程,很多领导干部本来就是从中央派出去的,家在北京,下去经受了锻炼、丰富了履历,调回北京工作也合乎情理,比如高晓兵,2010年从铁道部政治部主任的岗位上调任山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此次回京出任民政部副部长。她50岁出头,调任山东时年龄也不大,又担任组织部长这样的要职,可见当年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  另外三位经历可完全不同,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地方干部,从来没有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过,可谓生于地方、长于地方。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党外代表人士。  江苏省副省长曹卫星被任命为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他是民盟江苏省委主委,从政之前曾任南京农业大学的副校长。  河北省副省长秦博勇被任命为审计署副审计长,她是民建河北省委主委。  稍有特别的是黄润秋,进京前,他担任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九三学社四川省委主委,没有政府职务。如今他则出任中央实职副部——环保部副部长。  小伙伴们有所不知,黄润秋可是我国地质研究领域的顶级专家,他每年坚持3个月以上的野外工作,历经多次生命威胁:从马背上掉下来,险些摔下数百米深的峡谷;痴情于地质调查,直到数十响开山炮在离他仅十余米的距离爆炸才惊醒。汶川地震后,他曾组织编制灾后恢复重建地质灾害防治专项规划,赢得了业界广泛赞誉。  近几年,中央一直在加大对党外干部的培养选拔力度,《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就提出,要合理配备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非中共党员干部。在大家的印象中,省级政府副职中配备党外领导的情形较多,比如曹卫星、秦博勇就是党外副省长,而中央部门的党外副职则很少为人所知,公开报道也不多,事实上其中也颇有讲究。  一般来说,除政府班子之外,政府部门也可以积极配备党外干部担任领导职务,基于党外人士普遍具有较强的学术研究水平和参政议政能力等特点,通常会在行政执法监督、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紧密联系知识分子和专业技术性强的部门重点配备,上述三位就职的环保部、国土部和审计署正是如此。  与此同时,某一部门的党外人士领导干部离任或出缺后,递补而上的大多也是党外人士,以保持选拔培养的连续性,比如黄润秋此次接替的吴晓青,就是民建中央的副主席。  调查显示,目前党外干部规模不小、人才不少,但高层次人才储备不足,因此要重点加强中高级党外干部的培养选拔。选拔这些干部用于何处呢?请大家自觉学习一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从党外人士到党外代表人士,两字之差,意义大不一样。代表人士绝不是一天就能炼成的,往往要先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和党派中拥有较高声望,同时还要在政府机关有过历练,熟悉、拥护中共的各项制度,在这一成长过程中,显然就少不了组织培养。  这里还要说一个大背景,明年是党派中央的换届节点,培养选拔高层次党外干部更加迫在眉睫。在国家机关配备党外副职,不仅能丰富领导班子的结构,更是为党派中央积攒后备力量,许多党外代表人士的任职经历正说明了这一点。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2000年从湖北高院副院长调任最高法副院长,并出任民革中央副主席,10年后晋升副国级;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1998年从四川省政协副主席调任监察部副部长,10年后晋升副国级。  此次进京任职的秦博勇出生于1964年,黄润秋出生于1963年,都是副部级党派领导中的“年轻人”,他们的履新给人以更多期待。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近期进京任职的地方干部确实不少,比如成都市纪委书记邓修明调任中央国家机关纪工委书记,重庆副市长刘伟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基层经历丰富的他们,显然能为大机关注入一些新的活力,这也充分地说明中央选任干部“五湖四海”的科学性。(来源:长安街知事)责任编辑:

外媒称,中国现在的亿万富翁超过了美国,北京的超级富豪多于纽约。不过,中国富人惹人注目的触角伸得更远。就像以前的一帮又一帮中东石油王子或俄罗斯寡 头,中国富有的企业家们到处购买标志性房地产,从伦敦到巴黎、温哥华以及波士顿,等等,他们的投资正在改变世界城市的邻里社区。  据美国《波 士顿环球报》网站3月13日报道,过去20年中国创造的财富令人震惊,现在中国1%的人口控制着全国三分之一的财富。然而,据英国慈善救助基金会世界捐助 指数,中国在145个国家捐助排行榜上名列第144位。怎么解释这一巨大的慈善差距?中国的新富们打算如何使用自己新得到的财富?超级富豪们的银行账户产 生了多少价值?他们赞成什么样的规范,优先考虑的是什么?有没有地位高则责任重的意识,或者退一步讲重视对本人所在社区的投资?从中国人在国外的投资还能 看出什么?  报道称,探究这些奇怪的现象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阿什中心最近启动中国慈善研究项目的动机:团队对这个亚洲大国新出现的慈善家、他们捐助的目标是什么、他们如何捐助和捐到哪里进行了考察。中国的慈善捐助事业在不断壮大,已经出现了几种模式,但远不够成熟。  第一种,是精英捐助仍然高度当地化而且捐助目标单一。这类捐助每10元人民币有6元捐给了捐助者公司总部所在的省份。中国最贫困的地区,本来当地资源就有限,获得的捐助却很少。  而 且,这些捐助者中近三分之一捐向单一目标——这些目标缺乏多样性。跟美国精英捐助者的情况一样,教育获得的慈善捐助最多。实际上,这种情况造成学校挤占了 其他的需求,所得捐助占捐助总额的近三分之二。在一个首都因空气污染而经常发“红色警报”、土地和水污染很普遍的国家,环保得到的捐助不到1%。电子商务 巨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是有四个以上捐助目标的唯一亿万富翁,其捐助目标包括教育、环保、社会福利和救灾等。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捐 助者连续通过自己的公司进行捐助。这一模式反映了在全国层面营造充满活力的捐助环境所面临的法律、监管和政治挑战之多。虽然中国的慈善传统可以追溯到两千 多年前,但是这个国家正在寻找一种更现代的慈善捐助模式。中国惊人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30年前开始的一系列改革的基础上的。今天的产业巨头基本上都是在 1949年后出生的——他们没有自己的“洛克菲勒”或“福特”可以仿效。  报道称,然而这种情况正在开始发生变化。2015年精英捐助者近五分之一的人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有的还建立了责任和透明追踪记录。和一个世纪前美国镀金时代的大亨们一样,新兴的中国慈善家正在借助于本国的和西方的传统。他们的选择将持续影响好几代人。(编译/刘宗亚)责任编辑:

原标题: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团队风波再起 律师陈光武已被解除委托  4月2日,上游新闻记者获悉,聂树斌案律师团队再起风波。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陈光武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针对网上流传的聂树斌家人与其接触委托代理的帖子,已与聂树斌母亲沟通后确认属实,并对聂家的决定表示理解。    4月1日下午,一则题为“关于解除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授权委托的通知”在网络广为流传。通知中写道:“陈光武律师:您好!我们非常感谢您几年来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奔走呼吁,以及在代理复查阶段所做的大量工作。鉴于您的身体健康原因,以及聂树斌案接下来面临的艰巨工作,我们同意自即日起解除对您的授权委托。希望您注意休养,健康快乐!特此通知,2016年3月29日”。  随后,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陈光武律师,他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关于解除树斌案代理律师授权委托的通知。”  不过陈光武律师也对上游新闻记者透露,不排除聂家与其解除代理关系的可能性。“受与洪道德案子的影响,可能会让聂家人但心会影响到聂树斌案,加上我身体确实不是太好,前几天在与聂母通电话时,也对聂母说过如果要解除委托关系也许要尽快解除,这样才能尽可能降低对聂树斌案的影响。”  此外,4月1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与聂树斌案另一位代理律师李树亭取得联系,针对网络流传的关于陈光武律师解除与聂树斌案的委托关系一事,李树亭律师表示他并不知道,“前几天我还与陈光武律师通了电话,讨论聂树斌案,根本没有听到解除委托的消息。”  据其他媒体报道称,4月1日,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截至目前,并未作出与代理律师解除委托关系的决定。”    就在大家以为律师陈光武与聂家解除委托关系为谣言的时候,4月2日上午9:33分,律师陈光武在其个人微博发布声明称,已与聂树斌母亲沟通,确认聂树斌家人与其已解除委托。  在陈光武律师的声明中,他表示针对4月1日网上流传聂树斌家人解除我的委托代理的帖子,2日早晨和聂母沟通,确认情况属实,对聂家的决定十分理解。并表示卸下重任感觉轻松了许多。  “但聂案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会安排时间继续做好。这和大家一样,关注案件、挖掘真相,维护正义不需要授权。 我多次说过,聂案不翻,我会穷尽余生精力。不仅为聂案,更为社会,为法治,为公平。感谢一年多来朋友们的鼓励和支持,祝聂案好运。”律师陈光武说。    上游新闻了解到,此前聂树斌案件律师团队首次风波发生在2014年年末。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就在复查前一天,聂树斌案代理律师突然发生更换,引起舆论哗然。  聂母张焕枝意外解除了与其律师刘博今的委托代理合同。随后的消息证实,律师李树亭与陈光武接受了聂家人的委托,重新代理聂树斌刑事案件的复查、申诉及申请再审工作。此次的“临阵换帅”风波引起法律界的广泛关注,也引发了舆论质疑。  今年3月22日,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团队再起风波。  早前,陈光武在其博客和微博中发表了《洪道德教授 无道无德》的文章,文章中出现多处捏造事实并损害洪道德名誉的语句,比如“道德,道德!一个把道德镶嵌进名字里的洪道德,竟然完完全全地丧失了道德”、“您的手,现在正滴着红殷殷的血”等等。洪道德请求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陈光武诽谤罪的刑事责任。  双方于今年3月22日晚签署刑事和解协议书。陈光武公开承认自己的行为构成诽谤罪,愿意认罪并且真诚悔罪,原告洪道德撤回刑事自诉。  有媒体早前报道称,聂树斌母亲张焕枝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管律师团队出现什么问题,聂树斌的案子最终还是山东省高院出结果,她更关注律师团队出现的风波会不会影响聂案的复查工作“毕竟聂案需要更多舆论的关注。”  而陈光武律师曾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过,与洪道德的案子确实或成为聂家与其解除委托关系的原因之一。责任编辑:

分类:lifa88利发国际

时间:2016-03-26 0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