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8日 21时27分 (吉隆坡8日訊)誠信黨總秘書安努亞達希指出,誠信黨不排除在特定課題上,與伊斯蘭黨合作。他表示,「我們(誠信黨)的立場是,有些事情我們能夠合作,沒有問題。但伊黨堅決要與行動黨及誠信黨斷交,這樣態度太過強硬了。」他今日在出席希望聯盟記者會時,針對伊黨表明不願與行動黨及誠信黨合作,但與土著團結黨有合作空間一事,如是回應。他說,誠信黨是一個公民政黨(Civil Party),各政黨間存有差異及意見不同是正常及民主的現象。他續說,伊黨在幾十年前也曾因為政間不合離開巫統,因此誠信黨尊重伊黨,而伊黨應該尊重誠信黨。詢及希望聯盟會否有勝算贏得土著團結黨加入聯盟,他指出,誠信黨或希盟目前最重要的是贏得民心,而不是爭奪誰加入聯盟。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2月15日 20时22分 (首爾15日訊 )金正男是朝鮮第2代領導人金正日的兒子,他曾說自己年幼時得到父親的寵愛,小時候補顆牙都能獲得名車獎賞。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金正男在1971年5月於平壤出生,母親是演員成蕙琳。成蕙琳比金正日年長四五歲。她當時是有夫之婦,已育有一子。她與金正日相戀的關係相當震撼當時社會。金正日隱瞞父親金日成有關他與成蕙琳的關係,並與成蕙琳生下的金正男。金正男出生後,金正日已儼如是金日成的繼任人。假如他與成蕙琳關係曝光,可能會影響他的前途。由於金正日不能公開與成蕙琳的關係,金正男在平壤一間大宅低調地生活。報導說,成蕙琳深受疾病及心理問題所困,需要在朝鮮境外求醫。所以,金正男與外祖母及姨母同住。當金正男還在襁褓中,他的姑姑(金正日妹妹)金敬姬曾嘗試把他帶走,希望養育他。金敬姬未能成功,不過她一直支持金正男。金正日對金正男寵愛有加。父子倆會一起睡覺、一起吃晚飯。當金正日太忙碌未能回家時,他會打電話給兒子談天。在日本記者五味洋治的《父親金正日與我 金正男獨家告白》書籍中提到,童年時期的金正男,頗受父親溺愛,一次金正男去醫院接受蛀牙治療,爸爸金正日送他一輛高級轎車。有一次金正男被帶到爸爸的辦公室,坐在其座位子上,聽爸爸說:「那裡就是你的位子」。金正男長大後赴瑞士留學,金正日更傷別而泣。從上列幾點看得出金正日對金正男的百般愛護。1979年,金正男開始在海外求學。他在外生活10年。金正男曾於俄羅斯及瑞士求學,能說流利法文及英文。他在1980年代末回到朝鮮。金正男在海外的經歷、對在平壤及元山與世隔絕的生活的不滿,令他質疑朝鮮的政治及經濟體制。他讓金正日感到非常頭痛,金正日曾多次威嚇他,稱會下令他到政治犯集中營,在煤礦工作。而失寵後的金正男自我放棄,經常流連平壤高級酒吧,進一步激怒金正日。與此同時,金正男長期在海外生活,沒有能力在朝鮮精英中建立權力網,不瞭解如何操控朝鮮政權。當金正男在海外生活,金正日與高英姬建立家庭,並生下3名孩子,第2名孩子就是金正恩。非常有野心的高英姬為金正恩鋪路,最終成為金正日的繼承人。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2日 21时05分 • 鍾靜雯 (吉隆坡2日訊)麥當勞清真蛋糕風波,馬來西亞五大宗教協商理事會副主席陳和章批評,大馬伊斯蘭教發展局(JAKIM)所訂下的清真認證條件越來越極端,並且沒有顧慮和尊重其他宗教。他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指出,該局已經與原先的原則背道而馳,不應該以這種方式來執法。「大馬是個很好的國家,惟伊斯蘭教發展局以這種方式來承認餐廳是否清真,沒有顧慮其他宗教。若這樣下去,這個國家無法再讓人居住。」他認為,麥當勞是各族都會前往光顧的餐廳,一旦不允許消費者攜帶沒有清真證明的蛋糕進入餐廳,就會引起各方反彈。他直言,消費者攜帶蛋糕前往有關餐廳,只供自己享用,並不是讓其他穆斯林享用,因此他對這項政策深感不解。另一方面,砂拉越消費者之聲(Covas)希望,麥當勞不會在該州落實禁止消費者攜帶沒有清真證明蛋糕進入餐廳的政策。該協會主席張家洪表示,有關政策不僅荒謬,也對消費者不友善,尤其是在像砂州般多元文化和宗教的州屬。他表示,有關政策會導致宗族分裂,也會破壞大馬人民多年來所享有的多元文化概念。他建議,若麥當勞堅持在砂州實行有關政策,消費者必須反擊。「我們認為,麥當勞的舉措完全是毫無意義的。若有關蛋糕是由穆斯林所烘焙的,惟後者並沒有清真認證,那麼蛋糕是否立即或自動列為非清真?」「至於所有家庭式蛋糕,即使是由穆斯林所做的,由於沒有認證,因此就會被列為不清真。」他直言,我國幾個世紀以來,這種敏感問題從未被挑起,惟最近頻發生這類問題。他說,認證是一個讓消費者辨別什麼是清真或非清真的方法,其目的是為了方便鑑別,不應成為鑑定食物是否清真的條規。麥當勞是在上個月29日證實,禁止消費者攜帶沒有清真證明的蛋糕進入該餐廳中,隨後更發表聲明堅稱,有關政策並不含任何歧視成分,並強調他們只是遵守大馬伊斯蘭教發展局清真執照的條約。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0月25日 22时05分 (昔加末25日訊)感染敗血性休克,被迫截去手指及腳趾的12歲巫裔女童,今日開始踏出學習如何行走和寫字的第一步。在獲得昔加末聖約翰救傷隊護理組主任黃婉親的安排下,遭截肢的莎琪拉開始在「歡樂園特殊教育中心」做物理治療。失去了半個腳板的莎琪拉,開始學始扶著鐵拐走路,由于久未行走,她剛開始不知如何起步,在黃婉親及護理小組成員的鼓勵下,她終于勇敢踏出這一步。這也是莎琪拉4個月以來,第一次行走。除了學習行走,莎琪拉今日也學習如何夾筆寫字。由于右手失去了5根手指,左手則剩余3根手指,以往習慣用右手寫字的莎琪拉,還是選以用右手寫字。莎琪拉的堅強,讓黃婉親看了,開心不已。莎琪拉是昔加末勵志華小生,自今年7月喝了學校派發的牛奶后,開始腹瀉、發燒,入院一週后,15根手腳指開始發黑。衛生部指莎琪拉是感染了「敗血性休克」,與牛奶無關,也並非是錯用藥物所致,而是莎琪拉早已受到細菌感染。莎琪拉的其中一根手指日前在毫無預警之下,自行斷剝在床上,其他14根手指及腳指正面對斷剝的局面,恐有生命危險,因此被安排到麻坡法蒂瑪專科醫院進行截肢手術。這場突如其來的病毒感染,令莎琪拉失去了右手的5根手指、左手的食指及中指、左腳半個腳板和右腳的姆指及尾指,20根手腳指,如今只剩6根。往后的日子,莎琪拉必須以6根手腳指,完成生活上的大小事。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29日 18时12分 (吉隆坡29日訊)馬航MH17客機空難聯合調查隊在初步刑事調查報告指出,目前,聯合調查隊確認了大約100名與MH17被擊落或運送山毛櫸發射系統有關的人士。同時,聯合調查隊也在初步刑事報告中,首度公佈2名以俄羅斯語對話男子的名字,促請知情人士聯繫聯合調查隊。調查隊將有關截聽到的5段對話內容、原文謄本及英文翻譯上傳至網站(),促請能夠辨認出2人聲音者,向聯合調查隊舉報。有關2名男子分別以「獵戶座(Orion)」及「海豚座(Delfin)」作為通信的呼號,名字分別為安德烈依瓦諾維奇(Andrey Ivanovich)以及尼科萊菲奧多羅維奇(Nikolay Fiodorovich)。聯合調查隊在公佈初步刑事調查報告後,在網站上發布了上述的資訊,並闡明「特別尋求2人的更多資訊」。不過,調查隊也強調,無證據證明這些對話與MH17慘遭導彈擊落墜毀有直接關係。調查隊指出,在掌握MH17遭擊落墜毀的事發經過後,現在將集中在調查肇事者上,而這也將是漫長的工作。「目前,聯合調查隊確認了大約100名與MH17被擊落或運送山毛櫸發射系統有關的人士。聯合調查隊通過各種源頭,例如截聽電話通話以及證人的供證等。」調查隊也說,調查的範圍也將包括事件的指揮鏈,「誰下令將山毛櫸導彈發射系統運進烏克蘭以及誰下令射擊MH17客機?是相關人員自行決定還是他們受到上層所指示?這對確認肇事者所犯下的罪行很重要。」調查隊強調,將繼續尋求更多資訊及證據,包括來自內幕者的資訊。「烏克蘭法律可判處那些為調查提供合作者更低的刑罰或在特定情況下免除刑事責任。」继续阅读,

分类:利发国际欧洲厅

时间:2016-05-21 11: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