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10月12日 22时07分 (八打靈再也12日訊)馬來西亞燕窩總商會總會長馬珪福表示,他將與東盟各國燕窩相關的公會聯繫,推出燕窩線上交易所,以評估和透明化燕窩價格,并進行每日報價。馬珪福說,該系統已在半年前開始策劃,預料在今年內便可上線,並公開給燕窩總商會會員,以及包括來自中國、印尼、泰國等的買家與燕農進行交易。「我們會根據一套系統去評估不同品質的燕窩,并提供燕農建議交易價在該平台出售。」此舉與馬來西亞燕窩產業出口協會即將設立建議售價小組的計劃雷同。昨日,馬來西亞燕窩產業出口協會宣佈,將設定燕窩建議售價,讓燕窩售價合乎市場價格。對此,馬桂福對此表示支持,并認為每日報價實屬不錯的計劃,各公會可相互交流,使燕窩價格更趨透明化。另外,他表示不希望燕農隨意開價,必須跟著行情和程序走,若毛燕1公斤的漲價起伏在300至500令吉內仍屬合理,但超出該價位則不太正常,甚至可能導致毛燕滯銷。「對於起價這件事,我不反對,我也知道燕農們很辛苦,但必須取之有道,因為毛燕的價格漲得太高,可能會導致很多加工廠都不願向燕農購買。」他說,馬來西亞6萬多間燕屋當中,其中20%燕屋的毛燕產量不到50公斤,10%則是在10公斤以下,甚至有50%的燕屋產量不達標。「總商會將致力幫助仍不達標的燕屋,要求政府開放低利息基金借貸給這些燕農們,以提升或重建燕屋,增加毛燕產量。」他指出,由於毛燕的產量少、需求高,再加上價格高昂,導致我國很多加工廠都難以取得毛燕。因此,他希望政府可以開放門戶,從印尼或越南等東盟國家進口毛燕,以暫時解決市場的需求。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10月8日 21时29分 (沙登8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反對黨沒有共同政治理念和議程,同床異夢,最終會導致國家陷入危機。他說,反對黨的政治理念和議程不同,甚至沒有合作經驗,這是非常危險的。「這足以讓國家陷入危險當中,若國家不穩定,那麼我們無法保障人民和下一代子孫的未來。」納吉今日在印度人前進陣線代表大會上致詞時說,世界上哪裡有政黨擁有3位船長,他們(希盟)有實權領袖、會長和主席。「我們不知道他們當中誰是老大,他們有3個老大。」此外,納吉也提到,反對黨沒有特別的議程,也沒有推行印裔社會的大藍圖,顯示反對黨不珍惜印裔社會的角色。他表示,自他成為首相以來,至今已批准撥款將近9億令吉的撥款予泰米爾小學、批准撥款120億令吉予印裔中小型企業家、宣布增加1500個國立大學預科班學額予印裔學生,以及增加額外700個政府大專院校的學額予印裔學生。他也不點名批評,某位國家領導人當年推行精英制度,沒有協助印裔社會,若繼續採用精英制度,最終受害的將會是印裔社會。他希望,印裔社會可以意識到,國陣政府並非只是開空頭支票,而是有計劃和機制地協助印裔社會。另外,納吉表示,本身一直把印度人前進陣線視作國陣的強大及忠心的支持者。「我有信心和相信,印度人前進陣線會繼續鬥爭,保證國陣全面勝利。」他指出,儘管印度人前進陣線尚未成為國陣成員黨,然而這不代表該黨不能與國陣合作,為印裔族群的問題繼續鬥爭。雖然首相兼國陣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在2年前,要求國內印裔政黨進行協調,親國陣的印裔前進陣線主席拿督山班丹今日揭露,國大黨在過去2年內,不僅拒絕與該黨見面,甚至處處為難該黨。他今日在該黨第25屆代表大會上致詞時批評,國大黨主席拿督斯里蘇巴瑪廉在這兩年內,不僅拒絕與該黨會面,甚至不願讓該黨領袖參與國大黨所舉辦的活動。他要求納吉出面協調,以便該黨能夠與國大黨討論印裔課題。山班丹也批評,前首相敦馬哈迪在位22年,不曾出席該黨任何一場活動,完全不重視該黨,反觀納吉出席該黨的代表大會,顯示納吉重視該黨。他承諾,印裔前進陣線在來屆大選會繼續支持國陣政府,支持國陣候選人,包括國大黨候選人。另外,山班丹也提出數項訴求,包括讓該黨加入國陣、要求增加多一天屠妖節假期等,並要求納吉能在來屆大選時,委派該黨領袖為國陣競選。不過,納吉並未對上述訴求做出回應,僅表示國內印裔社會的未來更重要,至於該黨領袖是否受委要職則不重要。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8日 22时41分 (吉隆坡8日訊)馬華因不滿民主行動黨泗巖沫國會議員林立迎指責「馬華私吞教育撥款」的言論,向林立迎發出律師信,索賠1億令吉;如今7天期限已過,林立迎強調已把此案交由其律師全權處理,不再多做回應。林立迎證實,自己日前已接獲馬華委託的律師事務所「NG & FARAH」發出的律師信,內容闡明要他在7天之內撤回「馬華從未出一分錢支持華教」的言論,並索賠1億令吉名譽損失,否則將尋求法律途徑解決問題。他說,馬華發出的律師信提出3項要求,即(1)撤回向媒體所發表的不確實言論,並在本地各大報章刊登道歉啟事;(2)寫一封保證信,保證不會在公開場合或是向媒體發表類似談話;(3)賠償1億令吉予馬華,作為懲罰性賠償。根據林立迎提供的律師信顯示,馬華在3月29日委託「NG & FARAH」發出的律師信闡明,要林立迎在7天內,即上週二(4日)前完成3項要求,否則該律師事務所將應馬華要求,向林立迎採取法律行動。他今日在行動黨泗巖沫區服務中心召開記者會時,發表以上談話,并展示有關律師信。上個月15日,林立迎在國會走廊發表「馬華私吞教育撥款」,更指控馬華把「從公眾捐款和政府給予華校的撥款,全部放進了自己口袋,有進沒有出」,遭到馬華的抗議與不滿。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29日 22时33分 • 溫國鑫 在1973年3月興建的安邦購物中心(Ampang Park)是大馬首家購物中心,悠久的歷史承載著人們的各種回憶。然而隨著國家發展,政府在2015年援引《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征用該地段為第二捷運路線(雙溪毛糯—布城)所用。而在2016年1月8日,39名持有安邦購物中心分層地契的業主,入稟高庭提出司法審查,將聯邦直轄區部、大馬政府、吉隆坡聯邦直轄區土地與礦物局長以及吉隆坡土地行政官列為答辯人,挑戰這項土地征用申請。究竟何為土地征用?人民是否擁有拒絕土地征用的權利呢?余峻慷律師表示,聯邦憲法賦予人民擁有土地的權利,但大馬法律同時也擁有《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但征用土地的程序複雜,必須符合多項法律程序。「我們現在有捷運(MRT)和輕快鐵(LRT)覺得很方便,也有很多的高速公路可以使用,但在這些便利之下,也許背後有些故事是我們不知道的,可能有人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土地。」他說,根據土地征用法令第3條文闡明,土地征用必須符合公共目的,要對公共和經濟發展有利,否則將不能征用土地。他形容,土地征用法是一項「殘忍」的法令,聯邦憲法賦予人民擁有土地的權利同時,又有另一項法令以征用他人的土地,因此土地征用並非容易實行的事情。「必須要符合很多法律程序的要求,如大馬土地征用法第3條文,政府、聯邦和州法定機構以及公司都有權提交土地征用的申請報告。同時根據該法令,能夠要求土地管理官員將土地征用的申請和附件,分別交給州經濟規劃局、吉隆坡聯邦土地管理局和吉隆坡聯邦土地委員會,讓他們根據經濟考量做決定。」余峻慷指出,如果土地征用的申請不符合公共目的的話,土地管理員是能夠拒絕申請。他說,至於私人公司想要申請征用土地的話,首先必須獲得政府的批准。而根據程序,政府之後會向地主發出初步通知,即政府將以什麼理由來征用土地;之後會憲報頒布;然後地主會收到聽審通知書,被要求到土地局聽審,了解賠償事宜。「如果不滿意土地被征用,地主可以提出挑戰。但必須注意,地主在接獲聽審通知書后,從當天開始算起,地主有90天的時間去申請司法審查。」「地主必須找律師進行司法審查的申請,然後向決定發起征用土地的人,挑戰這項決定,但必須向獲得法庭的批准才能進行挑戰。」余峻慷提到,建設和建造公共設施皆屬於公共目的,但如果是要征求土地來照顧單一群體的話,則不屬於公共目的。因為公共目的的解釋是必須利益大眾非某一群體。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23日 18时59分 (吉隆坡23日訊)  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表示,雅加達前首長鍾萬學連任失敗,對希望聯盟是一記警鐘,因為國陣有可能採用類似的宗教及種族手段以鞏固政權。他指出,國陣極可能會在選民當中製造焦慮感,讓馬來人以為,一旦巫統輸掉,馬來人的地位就受到威脅。「這種刻板印象讓選民會覺得自己受到威脅,到了最後,他們還是選擇投靠國陣,這是希聯需要面對的挑戰。」莫哈末沙布在聯邦直轄區希聯大會中透露,早在印尼雅加達選舉前一個月,他和雪州前行政議員劉天球訪問雅加達,當時問了8名德士司機,當有由7人支持鍾萬學,另外一人支持阿尼斯。「選舉前兩天,我又去了當地,6名受訪德士司機中,只有兩人支持鍾萬學,4人支持阿尼斯。」他補充,在選舉之前,各方的調查都顯示,鍾萬學的支持率高達70%,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一個候選人的支持率超過55%是很難輸掉的。「可是在選舉前,就有人製造刻板印象,他們告訴選民,雅加達首長將成為印尼總統候選人,你們要一個穆斯林佔80%的國家,由一個華人兼基督教徒來領導嗎?」莫哈末沙希以印尼雅加達選舉的結果提醒民眾,在政治中刻板印象將會影響到選舉的結果,而過去國陣在國內建立的宗教和種族印象,是希望聯盟需要嚴正看待的事情。「我們希聯可以保證,在我們管理底下,各族都會很安全,伊斯蘭教也不會受到威脅。」莫哈末沙布指出,很多人認同鍾萬學的付出,但無奈的是投票前出現各種刻板印象。「馬來西亞的情況也一樣,希聯要在這種情況底下勝出一點都不容易。」莫哈末沙布表示,前首相敦馬哈迪是打破這種刻版印象的關鍵人物,因為許多馬來人仍將馬哈迪視為救生圈。他也透露,如果非穆斯林不能在穆斯林居多的地方當領袖,倫敦也不會選出一名穆斯林市長。公正黨總秘書拿督賽夫丁納蘇迪安則認為,印尼有研究中心在投票當天進行的研究顯示,有52%選候選人是看他們的能力,只有12%是看宗教背景來做出選擇。他調侃說,伊黨宣傳主任納斯魯丁,稱鍾萬學敗選是侮辱伊斯蘭教的下場,是沒有看研究報告的人。「政治刻板印象是真的存在的,我們必須好好的處理,但最大的問題依然是生活費的問題。」继续阅读,

分类:利发国际欧洲厅

时间:2016-08-05 09:2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