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2日 22时10分 (新德里2日訊)配合大馬和印度建交60週年紀念,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印度總統莫迪同意,為進一步擴大雙邊關係及加強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兩國領導人同意定期召開兩國首腦會議。馬印今日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兩國領導也同意,定期召開由兩國外交部長所率領的聯合委員會會議。聲明指出,兩國也會定期安排部長級別之間的交流,包括負責貿易工業、交通、公共工程和基礎設施和旅遊及文化的部門。「兩國的外交部高級官員之間,也將定期舉行外交事務辦公室磋商。」聲明說,兩國也會在投資和工程領域方面,同意促進兩國之間更大的聯繫,並會加強互動與交流。聲明也指出,兩國也同意進一步加強兩國在勞工領域的互利合作,並會通過聯合工作小組的會議解決勞工的問題和課題,以及交換互訪情報及最新的政策。聲明說,兩國會盡快就勞工協議的修訂簽署諒解備忘錄,而大馬則歡迎印度勞工持續對大馬的經濟作出寶貴的貢獻。聲明說,首相感激莫迪在他訪印期間的熱情款待,並邀請後者率領代表團在日後訪馬,而莫迪也已經答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3日 18时33分 (吉隆坡3日訊)  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裡和前首相敦馬哈迪的「雙雄之辯」再度觸礁,納茲裡戲稱,他或已被當成是國家的安全威脅。「也許他們(警方)覺得我將會威脅國家的安全,誰知道呢?」他今日在國會媒體室召開記者會時,這麼表示。他指出,對於警方的行為感到非常驚訝及失望。「作為一名部長,我也能成為國家的安全威脅,更何況是反對黨黨員。我完全不曉得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他表示,他從一開始就認為,在雪州莎阿南的Karangkraf廣場舉辦「雙雄之辯」完全沒申請准證的必要,因為「雙雄之辯」非但沒抵觸《2012年和平集會法令》,且是一場「智慧對話」。「在此之前,已有45場類似辯論成功舉行,為何只有我的有問題?實在令人費解。」惟,納茲裡說,他不會與警方進一步交涉,爭取在相同時間、地點進行辯論,因為他既不是主辦方,也不是當初下戰帖,挑戰辯論的人。納茲裡也是硝山區國會議員。他說,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及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先後對他表達對「雙雄之辯」的支持,且在過去兩次的內閣會議上,沒有任何人提及有關辯論。「首相甚至還感謝我,願意與馬哈迪辯論,捍衛政府的立場。」針對第二財長拿督佐哈里昨日建議將「雙雄之辯」移師酒店,他稱,他將建議在大馬皇家警察總部的禮堂內進行。「我要親臨現場,也要公眾前來觀看這場辯論,因此不會考慮在線上直播。」他打趣地說,若最終仍無法在大馬境內舉辦「雙雄之辯」,他將會考慮在北極或南極進行。「如果馬來西亞不能(舉辦雙雄之辯),那就到南極去,讓企鵝也成為我們的觀眾。」此外,莎阿南國會議員卡立沙末則指出,他身為莎阿南國會議員,至今並沒接獲民眾針對「雙雄辯」的任何安全投訴。他揶揄警方,既然那麼擔心安全,那就讓該辯論在警察總部進行,相信那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莎阿南警區是於週五(31日)發出批文,批准「雙雄辯」的進行;惟不到一天的時間,警方卻以居民反對為由,取消之前的批准信,令「雙雄之辯」再度觸礁,無法如期舉行。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7月20日 21时59分 • 報導:侯顯佳 (吉隆坡20日訊)儘管行動黨表示已要求與社團註冊局見面,以了解被指示舉行重選一事,但社團註冊局總監拿督莫哈末拉京指出,目前為止,他並未接獲行動黨要求見面的信函。有鑒于此,行動黨副主席郭素沁和組織秘書陸兆福明日上午親自前往社團註冊局,提呈正式信函。莫哈末拉京表示,行動黨想要與社團註冊局會面,或與社會團註冊局召開會議,都必須提出書面請求。莫哈末拉京對《東方日報》表示,社團註冊局還沒有收到來自行動黨要求會面的正式信函,因此無法做出安排。這意味著,短時間內可能不會與行動黨見面。他表示,同時如果行動黨需要社團註冊局的任何澄清,也需要向社團註冊局提出公函。行動黨昨晚召開中委會會議後表示,希望社團註冊局與該黨會面,讓他們有機會就重選信函中的指控,讓行動黨做出解釋和澄清。當時,行動黨稱,社團註冊局是基於「假消息」要求該黨進行重選,因此還無理由。對此,莫哈末拉欣堅稱,社團註冊局是接獲行動黨黨員的投訴後,才要求行動黨重選。「我不認為存有虛假消息,因為這是根據來自行動黨黨員投報和提供的資料而做出決定。」根據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昨晚的說法,社團註冊局要求行動黨重選,是基於兩個錯誤。第一個錯誤是:社團註冊局認為, 2013年舉行的行動黨中委會重選,有合格代表被剝奪了投票權。第二個錯誤是:社團註冊局指出,合格代表人數有差距,因為據報道2012年中委會選舉中有865個合格支部,2013年則有985個支部。這個未經證實的指責顯示,2013年的重選多了120個支部。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10日 19时08分 (吉隆坡10日訊)  天然資源及環境部長拿督斯里旺朱乃迪表示,中國能動用龐大資金解決水資源問題,但反觀我國卻沒有在這方面取得足夠撥款,因此解決水源輸送及分配問題時往往踟躕難行。他指出,「我們的情況和中國不同,我們沒有缺水問題,我們是缺乏所需的基礎建設,特別是把水從水源多的地區輸送到水源少的地區,從水源多的州屬輸送到水源少的州屬。」他也指出,我國的問題主要出在水源輸送和分配方面,而除了法律制度上的改革,基礎建設也耗資龐大,也因為沒有取得所需的撥款,工程無法很快進行。他也表示,「今早我們聊了以後,我和秘書長都同意,中國的資金非常雄厚,可說是沒有極限,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落於人後的原因,他們真的願意花費很多稅金解決水資源的問題。」他建議,我國應該在這方面設立有效的注資體系,比如效仿科藝部提供50萬令吉給科學研究那樣,但是天然資源部可能建議由銀行提供低息貸款,而不是向政府領取撥款。「我會把這個建議跟首相商討,看看能不能讓對水源基礎建設有興趣的人們取得注資。這一切資金將由銀行提供貸款,而不是政府撥款。」旺朱乃迪今日與中國水利部部長陳雷簽署水資源合作諒解備忘錄後,在記者會上發表有關談話。此外,他也希望,《水務管理法案》能在今年之內提呈國會下議院。他指出,該部目前正在與各州匯報相關法案內容,也必須讓他們了解,該法案不是在削減各州在水資源方面的權限,同時該法案也會確保家用水源及工業用水必須足夠。「國人目前每人每天的用水量是每人225公升,但(聯合國)建議標準卻是150公升。如何降低我們的用水量,也是其中的考量。」詢及該法案能否趕在7月提呈今年度第2季國會,他則表示,法案的延宕有時候有各種因素。他揭露,「保護野生動物的《生物資源取得及利益共享法案》原擬於本季國會提呈,但該法案是用英文書寫,因此有份文件要首相簽名核准,而我們被告知不要影響首相訪問印度行程,最後無法趕上甫落幕的4月國會。」他說,「如果《水務管理法案》能獲得所有州務大臣及首長的首肯,那我們就會趕上7月國會。如果不行,那就10月提呈。總之,我自己設定的目標是今年內提呈。」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9月11日 23时03分 (吉隆坡11日訊)吉打州蘇丹阿都哈林殿下今午駕崩,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宣佈全國從明天起,全國降半旗兩天,以示哀悼。納吉今天也在面子書專頁上撰文,對蘇丹阿都哈林殿下逝世,深表傷心難過。他今天在面子書專頁上撰文指出,已故蘇丹阿都哈林與他的關係,于公于私都非常密切。「無論是出任兩屆國家元首期間,還是身為吉打州蘇丹,殿下都受到全民所景仰。」納吉說,殿下非常平易近人、親善、高尚及受到全民所愛戴。「我代表我個人及聯邦政府,向吉打州王室致以最深切的哀悼。」继续阅读,

分类:利发国际欧洲厅

时间:2016-05-07 01:20:38